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紅葉‧橡膠樹

紅葉‧橡膠樹   楊永可



說起詩人紅葉,我就想起了橡膠樹。

紅葉,是筆名;橡膠樹,則是詩人靈魂的象徵。

屹立於山野,經受電閃雷鳴,披沐烈日暴雨,橡膠樹巍然不動。這不正是紅葉的寫照嗎?

星月佔據了天宇。割膠刀在橡膠樹的舊刀痕下,又切出了新刀痕,讓乳白的膠汁,滴入刀痕下之碗,從暮滴到明。

割膠刀,好比紅葉手中之筆;盛膠汁之碗,好似案上之素箋;乳白的膠汁,無疑是紅葉心血流溢出來的文學膏腴。

橡膠樹,用膠汁臻圓對大地的回報;紅葉,用詩文傾出對國族的一片濃情。

不取「樹」為筆名,而遴選了「葉」,這豈不是紅葉虛懷之「豹」中的「一斑」嗎?

大千紅葉,是秋的驕子,是秋的俠魂,是秋的唇印,是秋的標誌。

詩人紅葉,是香港文苑的一片詩葉:丹紅的詩葉,美麗的詩葉,尊貴的詩葉,高尙的詩葉,靈秀的詩葉,大氣的詩葉!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