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散文詩五首(我的故鄉在遠方/真誠是一個高尙的境界/石拱橋 /歸燕 /登高)

散文詩五首   楊永可



1/我的故鄉在遠方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走出佐敦地鐵站,我不禁哼起三毛的《橄欖樹》。
我的故鄉在遠方,在杏花春雨的江南。那裡有翠綠的橄欖樹,有我夢繞魂縈的橄欖樹。
香港彈丸之地和深圳,又是我我常客居之處。
這非兔有三窟。人如飛鳥,為了尋找生存的空間,不時扇動翅膀,飛翔又飛翔。
我的飛翔,不像雁燕的南來北往,作為候鳥,兩者都有其固定的規律。我的飛翔,不是聽天由命的漂流,也非盲目的亂闖。
離開故鄉到遠方,我的故鄉當然在遠方。
《橄欖樹》的韻律,馱著我的思緒,又飛回我的故鄉。春雨霏霏,杏唇沾吻著滋潤,笑盈盈綻放了。朵朵杏花,笑得多麼甜蜜,一如種杏姑娘的梨窩,盛著爽心悅目的甘醇。
故鄉,鄉心纏繞的故鄉,不是在遠方,在我的心中。
故鄉,永遠貯著我的親情!父老鄉親濃馨的鄉情,是甜潤游子心田的清泉。
在我客居之處,深情厚誼,也蜜浸著我的詩心。
故鄉,在遠方,也在身邊!

2/真誠是一個高尙的境界   

真誠是人生的一種艷麗,猶如青枝上的綠葉妍葩。
真誠又如少女友善溫柔的眸光,詩人源於心底的詩情。
真誠有其古樸的一面,好像恐龍化石,在粗糙的表面,蘊含著連城的精華;真誠又有時髦的一面,好像電腦鍵盤,標示著時代的文明。
真誠是一種美,是心靈的一種至美,往往付諸言行而外溢。這種美,遠超高跟撐出的曲線,遠勝肌肉群組構的俏健。
有人視真誠如泰山,有人視真誠似鴻毛。
真誠到底何等分量?各人應用心靈的天平去衡量。
真誠用金錢買不到,金錢卻是考核真誠的一道試題。
真誠與虛偽水火不相容。
真誠是剌殺虛偽的匕首,真誠是招展磊落的旗幟。
以真誠交朋友,天長地久;以真誠待眾生,海闊天空;以真誠相愛戀,珠聯璧合;以真誠去經商,生財有道……
真誠是人生一道永不褪色的風景,真誠是人世道德範疇一個高尚的境界。

3/石拱橋   

一灣秀水繞村碧。
綠意盎然的山村旁,因而有了一座古老的石拱橋。
石拱橋,微弓脊背,壯壯實實,托負過多少腳板和車履?留下了多少腳印和輪痕?
歲月滄桑,石拱橋,風雨屹然不動,像一首立體的古詩。
橋下流水匆匆,韶光總追逐著迭迭漣漪而流逝。石拱橋,成了山村古往今來世事的目擊者和見證人。
橋頭的老樹,年年雖長新枝嫩葉,神色有些許力不從心,悄悄在盤根錯節中,顯現龍鍾老態了,難似石拱橋古韻鏗鏘,風采依然。
在岸與岸的對峙中,石拱橋挺身駕起靈犀一虹通,消除了兩岸的對立和偏見。
腳步踏出了路,呼喚著路。石拱橋深諳,自己就是腳步呼喚出來之路。腳步沒有乞求平坦與寬廣,卻創造著平坦和寬廣,追求著高速和多元,使海陸空都有了路。
至今,腳步從沒有嫌棄這僻壤尚未被替代的石拱橋。
石拱橋,憨厚而肅默,還是逗人喜愛。人們從沒有不合時宜苛求石拱橋要有嬌態和媚靨。
比起最相思的紅豆,石拱橋付出的愛,更千倍扎實,萬倍厚重!

4/歸燕    

翔渡滄海,含辛茹苦。波峰浪谷,留下你一路的英姿倩影。歸燕!
燕魂總深戀著這片熱土!
早在”總把新桃換舊符”之佳節,人們就貼出紅彤彤的春聯,來迎迓你了。”春風南國來新燕;旭日東方起大鵬。”在人們的心目中,東方起大鵬之日便是南國來新燕之時。
歸來的新燕,如今,妍梳春堤柳絲,勁旋春坡桃林,你撒下多少呢喃絮語?
不追憶餘音未遠的舊曲,不追憶烏衣巷的王謝府第。只偶回首,望一望迢迢雲路。
杏花春雨江南,麗色漫天。你差池雙剪,裁下旖旎春色,要翼馱何方?
花樹燦燦,碧水泱泱。裁春幾許,情深情淺寸心知!

5/登高  

登高,是人生精神世界一種絕妙的風景,是人生生活經歷一種壯麗的行舉。
登高,一指”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的空間高度之攀登;一指”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思想高度之攀登。
登高,才能看得遠。看得遠,才能開闊視野,豁達胸襟。”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能成為家喻戶曉、膾炙人口的千古名句,真諦就在此。
”九州積氣峰前合,萬里浮雲杖底來。”若無親登泰山,身臨其境,怎能看到九州積氣在峰前攏合的壯觀?怎能衍生萬里浮雲向杖底湧來的感覺?由於登泰山之高,目觀其形,心領其神,為睛光閣撰聯,才能有如此恢宏的氣魄,才能有如此遒酣的筆力。
歷史鉤沉為我們凝出了一顆琥珀。司馬遷慘遭宮刑,卻發憤圖強,在厄運中步步攀登思想高峰,持筆蘸汗血,寫出了垂譽千古的《史記》。
司馬遷正確對待禍福憂樂,正確對待得失榮辱,心裡裝著邦國和蒼生,苦攀思想境界的高峰,才能有如此的魄力、毅力和筆力!
站得高,才能看得遠。要看得遠必須肯登升。
儘管攀登之路,荊棘叢生,崎嶇泥濘,山陡嶺峻,崖懸壁峭,我們還要奮力攀登,一步一個腳印,一步一個高度!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