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散文詩三首(荷田/ 南國紅豆/霪雨)

散文詩三首   楊永可


●荷田  



蓮馥沁遍心靈,衍生成無言的倔強,衍生成執著的墾拓。

這裡原是一片低窪地,鄉親們因地制宜,辟為荷田。用汗水澆沃歲月,潤心的綠意,就浸漬出詩行。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鄉親們種著全身是寶之荷。藕,如玉似璧,可作肴,可煲湯,可制糕點。荷葉、藕節、蓮蓬,都可入藥。藕農背後,都有嗷嗷待哺之口。還有"寒衣處處催刀尺"的困頓。藕農的汗水,換回了藕哺養藕農的回饋。

鄉親們無心欣賞荷"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潔。只是讓文人騷客,面對田田荷葉,吟詠"接天"的"無窮碧";面對蓮花開處,吟詠"向日"而"別樣紅"。

犁鋤耕墾出來的笑意,茁長著鄉親們心中嫩綠的希望。鄉親們與荷田結了不解之緣。

如今,故鄉的藕,隨著農民企業家的膽識,身價百倍了。罐頭廠、果品廠和製藥廠的青睞,使藕與蜜漬糖醃、碾磨製藥、真空保鮮,成了深交。

故鄉的藕,長出勁翼,飛至天涯海角,飛至四面八方。

荷田,成了故鄉一道風景線,走進銀幕螢屏,走進油墨清香。

鄉親們墾拓出來的花季,厚播著一份深沉的愛戀,傾訴著一腔溫潤的呢喃。


●南國紅豆 

 

南國紅豆,沐著春風,勃發了多少新枝?浴著春光,萌生了多少相思?

其實我說的紅豆是人不是物。是靈魂花園裡才貌兼優的一朵,在我心中紮根的你。

你冷豔的憂鬱很淒美,你芬芳的歡樂很濃烈。

你每一朵微笑,牽動了我多少情絲?你的每一個眼神,掀起了我多少情潮?

露珠潤澤花瓣之聲,在我的心中,變成了你柔情的呢喃。

你正在反復修改一部小說,一部情節跌宕起伏的小說,一部描狀精彩紛呈的小說,把愛的輕舟暫憩泊於香閨的港灣。

小說的字裡行間,有你的情仇愛恨,有你的悲歡離合,有你的音䆟行止。

小說的筆痕墨馥,有你的窈窕身影,有你的纏綿心緒,有你的繾綣情思。

沒有庸俗氣,沒有脂粉味,沒有病態結。字字句句,都是少女純真的傾訴。

小說延伸著人間的兒女情長,小說俏麗著芳春的草長鶯飛。

小說名曰《南國紅豆》,也許就是你的愛情自白書。你把滄桑的詩意,種進了生活的沃土。

朱簾半卷心飄雨,玉帙全鋪筆拄春。

往事的影子,足供回望。希望的曙光,照耀前瞻。

筆砥韶華,你要把十月懷胎的《南國紅豆》,一朝分娩成至愛!

心血和汗水,凝成琴弦,讓你彈撥出歷史的金曲,時代的壯歌。

文學深處的蛙鼓,敲響了你成功的佳音!


●霪雨 



雨,淅淅瀝瀝,持續,不停。

這不是應了李清照《聲聲慢》中"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之句嗎?

或者,應了"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便思卿"之聯嗎?

霪雨天,人們最怕的是暮雨,酷能勾起綿綿懷戀之情。或者是"空階滴到明"的夜雨,惱得眠不得,細數著滴到明的淅淅瀝瀝,撩撥起一點一聲愁的情愫。

暮雨,或夜雨,縱使霽了,也沒有陽光的光臨。

生活不能沒有陽光。沒有陽光,連生命也會發黴。

沒有雨露的滋潤,多少生命將會枯萎。雨,就怕與霪字結緣。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