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馬

馬  楊永可



(1)馬蹄馳過歲月,擊響滄桑,穿越風雨,縱奔征路。

(2)翻開厚重的《三國演義》,從字裡行間彪竄出來的馬蹄聲,總把跌宕、緊張的情節,搖曳著我的心旌。

收看電視連續劇《三國演義》呢?可謂從楊洪基昂唱的主題歌,甚至毛阿敏美唱的片尾歌,馬蹄聲聲,不絕於耳。

從書到劇,馬蹄得得,疏狂於鏖戰的征陣,在刀光劍影的交織中,在弓張箭拔的氛圍中,伴隨著噴血伏屍的悲壯。馬背上三國鼎立的局勢,終難持久,隨著滔滔長江東逝水,遠去,遠逝!

(3)從印刷精美的掛曆,時時騰躍出徐悲鴻筆下的奔馬。齊白石的蝦,李可染的牛,黃胄的毛驢,都退避讓路。

徐悲鴻的奔馬,昂首,揚鬃,奮蹄,韌健的肌肉,浮雕般凸起,呼嘯馳騁,所向無空闊。

只有丹青,才能讓馬魂永駐嗎?

(4)蒙古包點綴的大草原,白色的苜蓿花在晨曦中,徐徐開放。盛滿過星光月色的湖泊,輕霧繚繞。這時,嘶鳴著的馬群,飛奔而來,馬蹄敲醒了草原的生機活力。

牧馬終於在牧民的心原騮躂,輕輕蕩曳起牧民的迭迭心潮。

(5)在香港大圍賽馬場的看臺上,得得蹄聲,又踏爆了賭馬人的瘋狂,勾起了賭馬人的亢奮,踏出賭馬人的失意。

(6)馬,自介入人類生活至今,一直奔馳不息。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