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可
       (現居中國廣東)
更多>>>   
楊永可◎南蓮園池讀冬

南蓮園池讀冬  楊永可



踏着午後輕寒,與文友讀冬抵南蓮園池。這是尋找綠色的心旅,我們不甘與香港冬日的蔥蘢失之交臂。

一進大門,澎湃的綠意撲面而來。爽心悅目的潤沐,濯去浮囂,洗盡鉛華。

黃金葛以浩氣的藤蔓,環攀於園池小門,在青春方陣中,雅湧煞有特色的詩意 。

我曾寫過,我若為藤蔓,一定不攀附他物而登升,樂意依地匍匐而長,為大千增添綠與美。園池黃金葛如此的生勢長姿,是養花人的匠心創意,是融入整體構思的一種園藝造旨。黃金葛的每一葉片,都寫着生命奉獻的備忘錄。我想,任何邏輯都會因地制宜呈現特殊性。

兀自耀眼的是霹靂木,並排佇立,高齊胸際。自下而上,先黛綠,繼嫩綠,後嫣紅,變魔法似地俏曳繽紛色彩。摒棄凡俗,拋卻單調;出脫厚重,演繹殊麗。霹靂木克服了局限性的遺傳,勇創自身之美,在冬日也不回避裸呈的品性。

文友是才女,不禁脫口贊道:"多彩多姿啓迪豐,人生壯舉擲渾同。"她彩裙裊裊風中,屹為人間窈窕女。我想留住人花相濟美,是否像曇花綻放的美好一瞬,無法留住?霹靂木,在我心上一枝獨秀。

青葵於此也獨具特色,膩綠如扇,迎風招曳搧情。在凝視中領得其摯意,必報以莞爾一笑。青葵以根把整個身心深扎樸實土地。人有情,物始有意,心照不宣全憑靈犀相通。青葵不仰慕濁世的清高,願舉重若輕在園池作好客的侍者。

園池傲冬的風骨,更在不凋之松。羅漢松的偉岸氣概,黑松的蒼勁風姿,塔松的巧修邊幅,還提攜水松、斜葉松、高山松,各潛滲着花匠的智雨慧露,與園池稀疏的長青柏相比,顯得大氣而出眾,更何況南蓮照壁處有全國最大的古羅漢松,傲骨嶙峋,闢出奇觀!品讀再三,我說,世間之美,在於發現,在於創造,在於品嚼,在於領會,在於感受。

文友笑道,只不過要有別出心裁的慧眼。

見到繁茂的細葉榕,文友眼神一亮,她道,榕是故鄉樹族的偉男子,是熱帶和亞熱帶的尤物;也是我昨夜的夢,今天的詩。細葉榕仿佛推開了夢的窗欞,風中神采飛揚。從細葉榕身上,我們感受到生命在蓬勃,靈魂在堅強,韌性在成長。面對榕樹旺盛的生命力,我說,從任何物種的優佳處,可以讀出富於啓迪的箴言益語。

九里香並沒有開花。其花盛開之時,是否香飄九里?其實人為花木命名,總挹其優,加上某些誇張,使其名彰顯其美,讓人由表及裡,從形抵質,深領其佳。九里香守望開花的姿勢,純真成斑斕的企盼。在傾談中,文友推而論道,這亦是為人之道,與人相處,總要先看到人家的長處。

沒想到茶樹也躋身園池林林總總的花木中。此時茶樹正蓄勢待發,準備明春爆綻新葉,亮出風采。茶,豁達大度,有江湖俠士風度,卻又清純雅俊,有小家碧玉的秀氣。與茶相遇,我們都想起了武夷山的大紅袍和茶藝。我國茶文化源遠流長,如一脈醇美甘泉,滋潤着一代代人的心靈底藴。茶的悠悠真情,繫着無私的靈魂。

徜徉,品味。花葉簕杜鵑在野性中透出嬌貴;紫薇在生長中被編織成定型的網狀屏障;孔雀木每一掛葉片都像綠孔雀開屏;冬青成了園池冬日的寵女;絲木棉以奇異為稀客;榆樹和槐樹都濺着綠彩---

我們也敬仰植鋪於花木腳下空地的龍鱗草,腳跡遍及整個園池。在人們賞贊奇花異木之際,龍鱗草默然以龍鱗狀的健綠美托其主,心中是一片原始的海,聽到對園池各切的每一聲稱譽,都心潮激盪。看着龍鱗草的不卑不亢,誰失控的心都能鎖住。

南蓮園池誠然是人間淨域,雖由人造,宛似天開。有限空間,珍藏無窮妙趣。是怡情養性的佳境。在冬日,我們讀出了春的意藴。幽幽心語,千絲萬縷,在歸途一步一回眸中,放飛於一花一木間。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