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酸

       ◎李國七◎

從北京我帶回青色的酸檸檬。
“檸檬代表酸,”小楊說:“何必強調!”
他打開拉杆箱,撿起我散落的衣服
幾件酸臭的衣服,幾瓶果汁與
檸檬味道的檸檬茶,冷空氣有些冰涼、乾燥
小楊棕色的眼眸,似乎在取笑我對酸的傾斜
我輕饒他棕黑的臉龐,“來自西北的狼 –”我說。
剛從西安回來,他說:“冷死了,不過,沒有雪。”
今年雪的分佈有點詭異,該下的不下
不該下的,醞釀成了雪災
正如某年南方大雪,雪,紛飛散落
沒做準備的,甚而邀約死亡。
我說知道冷怎麼還回去,在路上
冷風淒厲的簡直是找罪來受。
他搖頭不答,頑皮的扭頭
怎麼突然我感覺一股淒涼的酸?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