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二零零七年八月正要開始的時候


二零零七年八月正要開始的時候

◎李國七◎

●1
 
二零零七年八月正要開始的時候我等待深夜航班,
民航延誤,相信又得跨夜,進入全新的一日。
 
幸好海港城市沒霧沒夏天暴風暴雨,
夜空氣不過稍冷些許,更遠的海洋,
海床水位正在測量它自己,
臆測河流載沙石量與漸淺的海岸線。 
 
喔,那些是我曾經的工作知識,也是生活知識。
那些年我與逐水的民族一起奔波,
認識商港,背棄商港,與水沫一起跳圓舞
在新月高升的夜晚跪拜、祈禱。
(海神制定的制度,當海潮湧向海岸線
意願就能兌現)
 
這些,我最清楚。

●2
 
離開海洋我還與風與紀錄跳舞,
遵守命運的安排流淌于繁華的城。
 
在那些股市牛跑又熊奔的土地上,
我遇上擁有一切又失去一切的男女。
當儲蓄與貪婪復習虛線的起伏上下,
一切開始的走向結束,當我
來不及培養足夠的同情心與勇氣,
整片土地已經唉天哭地,
一切絕望與希望矛盾的刷進市街巷弄,
盤踞城市的神話與神話的殉落。
 
“只有天知道…”女人與孩子們一貫的
受苦受難。大紅花與胡姬花依然綻放
一樣開放然後復習零落的曲意

 與風一樣捲入城市的街道小巷…

●3
 
我就是那雙拿刀的手。
不理雨季旱季,不理個人家裏有老母小孩,
他們是浮游,我也是
沿水低飛,
出力撥動脆弱雙翼。
 
在草叢之間我們都是狩獵的獸與禽,
生存的格律的殘冷支配了我們的生死,
在這個時候,仁慈與寬恕,諒解與寬容
似乎已經消瘦、衰弱、滅亡。
 
二零零年八月正要開始的時候,
我怎麼又嗅到那些年的味道?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