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你,和我的永遠


你,和我的永遠        ◎李國七◎

我時而會想起蔚藍色的草原
蔚藍的水色總是那麼接近天空
很多次我們就在我們的草原上接吻
天空很近 快樂也很近
我們,卻始終沒有吐露3個字
即使無需任何承諾
偶爾跳躍的海豚或許知道
航過南極或北極的海洋
小山頭一樣翻身的鯨魚或許也知道
我們,就是沒有說出來
我想,我們,都知道該說的,和不該說的

別後經年,我一樣時而想起
我們,曾經那麼接近幸福
你,或許已經不去思想
你,曾經說過的
不可能的,說得更多,只有更加傷人

有一年我面對西伯利亞的北風
突然襲擊,對你的思念
想起來,我突然很想放開一切大聲哭泣
不過,我是知道並不可能
身邊有年輕的下屬
有保持一個手臂距離的客戶
有國與國的使臣
再多的感情波動
並不適合此刻
我想你是不知道的
我只有守護著自己的窗戶
仰望孤零零的星光
紀錄一些情懷
以詩歌,因為詩歌
有些意象是最好的掩飾

 

回應
國七兄:
以尋聲來說,老中青越華詩人比海外佔的比例較多,大家除了在網站交流,越南胡志明市也有報章、周刊和文學刊物接受外面投寄的作品。我們在海外的文學雜誌、詩刊等也有群體發表的(如剛剛12月份美國的新大陸詩刊)兄下次返越時切記通知,到時我們的同仁會跟兄相晤一聚再暢談。
留言 : 冬夢, 10-Jan-08, 13:22:32
冬梦兄,除了《寻声》大家庭之外,越华还在那个园地欢聚哦?
留言 : 李国七, 10-Jan-08, 12:25:30
林小東诗友,谢谢你的欢迎词。

稍迟回信,因为研究了一些你的资料。
我看到不少你的访谈稿,看样子,你是颇下了一番功夫。

之前,我也在美国新大陆看了不少你的诗歌,就是不知道那个林小东就是你。。

世界,真的充满了各种可能性。。
留言 : 李, 10-Jan-04, 10:32:08
國七兄
如兄所說,荒謬的時代結束,還好大家都走過來了,可能步伐稍慢,那我們就預留多點時間給大家吧。我相信總會如兄詩中所寫:

我時而會想起蔚藍色的草原
蔚藍的水色總是那麼接近天空

接近天空,一切景物看來都是那麽明媚美麗的。
留言 : 冬夢, 10-Jan-02, 15:05:55
冬梦、余問耕文友,

谢谢来函。听到越南文坛的重新开动,我心无限欣喜。
老实说,以前我在一本《当代文艺》上看过很多越南文艺人的文章,写得多很好,非常感动。后来,后来。。。

那是一个多么荒谬的时代呀。。。

还好,大家都走过来了。。。
留言 : 李国七, 10-Jan-02, 12:48:05
李國七兄:
歡迎您加入《尋聲》大家庭。
現在越華文壇除了經常投稿《學生園地》的各華文學校學生外,還有老中青文友近百人。
希望您能常給我們《尋聲》的文友提意見!謝謝您!
余問耕謹上
留言 : 余問耕, 10-Jan-01, 23:26:03
曾經斷層了多年的越華文壇,現在文學創作的熱情已經令人滿意了。兄可從尋聲年青的林小東、李偉賢、麒麟等的作品看到。或者更為年輕的一群8字輩如小寒、林珮珮、譚玉瓊、陳小虎、鄧佩詩。他們在當時的文學環境下成長,能有此刻的成績,我想已經相當不容易呢。
留言 : 冬夢, 10-Jan-01, 16:12:46
谢谢。越南多人写中文文章吗?
留言 : 李国七, 10-Jan-01, 02:49:00
熱烈歡迎李老師加盟尋聲詩社,希望今後有機會拜讀到您更多的詩作!

留言 : 林小東, 10-Jan-01, 02:20:53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