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柚子

柚子  李國七



我以為是圓月
月亮色的柚子
他說:“柚子是柚子
圓月是圓月。”
褪掉褲子的那邊是他的驕傲
壯、勃起,最為忌諱的
就是“不行”兩個字。
我想說:“行,未必因為物理或身體
更主要的是味道、感覺,那是愛。”
我們的愛,當然不是什麼傳宗接代
而是,解放蠢蠢欲動的欲望
那是類似禽獸的、不可遏制的本能
我們,與動物沒啥區別
隼鷹在天上飛
馴鹿在地上跑
我跟某人說過這件事
他說:“幹嘛關注?”
源自文明古國的薰陶
他有他的價值觀
這兒–誓言太輕
我摸摸下巴
想著中秋節快到了
該不該發個短信,比如:
“我在想你,你想我了嗎?”
想起某位被惡搞的女詩人寫過的句子:
“去過半個中國去睡你–”
已經不能說是睡
而是,最後我想
沒有戰亂就好了
戰亂,包括個人
讓我們完成地球存活小小的欲望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