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賤民飲食習慣

賤民飲食習慣  李國七



我不敢說自己是美食家,因為雖然喜歡食材、食譜與食物,我的最愛,還是賤民草民的基礎飲食。這一點,可能與我的出身有關,一出生,就與父親的財富擦肩而過,姐姐、哥哥他們反而來得及享受一些餘溫餘熱。當時,家裡飯桌上的食物,主要是以物廉價美為主流。自家醃制的魚露、屋子前後採摘的野菜,還有廉價的海魚,組成一家人的養料。可能是老家離開海洋不遠,海魚很多,反而不曾學會品嘗湖魚、河魚以及稻田裡生活的淡水魚。這個魚類的選項,後來通過結識馬來同胞,與他們有類似親人的情意結,偶爾跟他們出去釣魚、設漁網,自己捕獲、自己吃,才逐漸被引入我的飲食習慣中。

或者小時候的這種膳食習慣烙印最深,長大後就演變成味蕾裡不可或缺的因數。年輕時候不算明顯,年紀越大,這種傾向愈發爆發。年輕時候航海不算,今天在北京生活,雖然京城不乏美食,而小兄弟對我不錯 - 時常帶我品嘗各種新式菜肴,我的味蕾卻對小時候的基礎飲食念念不忘。不少小兄弟都說我賤,山珍海味不會享受,反而選擇那些賤菜。但,那就是我最初的組成,我也沒有辦法改變啊!

人在北京,遠離東南亞比如paddy herbs等野菜或香料,只有追求變通。每天買菜,一定買些香菜、小蔥、大蔥、大蒜、茴香等回來。別人家是用來燒、煮,作為餃子餡等,而我,洗了,蘸點加了檸檬、辣椒的魚露,就是一盤主菜。買不到鮮魚,沙丁魚、五花肉、雞肉也可以取代魚的位置。

偶爾買或有人贈送鮮魚,小兄弟們興致勃勃的以為我會來一道清蒸,結果我塗點鹽就乾煎,蘸我偉大的魚露、辣椒、檸檬蘸料。這個時候,小兄弟們總會很好奇的問:“你們南方人不是最喜歡並且極為拿手搞清蒸。”

鮮魚清蒸可能是包括廣東、福建、潮州人的膳食習慣,但,我這個南方人與他們不同。就像我時常說的,我是嶺南以南,偏向東南亞土生人的飲食習慣。我喜歡泰國菜、越南菜,特別是用多多香料、香草的菜肴,而且最好可以生吃。

所以,朋友宴請鮑魚、魚翅等菜肴,我其實可有可無,反而面對一盤辣椒、檸檬魚露,一碟乾煎魚、一籃野菜,我的味蕾大開。可惜,時到今日,我記憶中的食材、食物等,已被所謂文明社會逐步淘汰。飯桌上的所謂佳餚,不是山珍海味的中式菜系,就是歐美的膳食。

只有一次,我和河南朋友回到他鄉下的老家,我發現,在各種煮、燒、蒸、炸的美食當中,出現一盤只是洗淨沒有經過烹飪的野菜,裡頭有紫蘇菜、小蔥、香菜、茴香等,只不過,這些野菜他們蘸大醬吃,與我當年的蘸料稍微不同。朋友解釋說:“這是我們老家人的習慣,只不過,這種習慣,因為後來逐漸富裕了,就沒有延續下來。”

原來,回到基礎,大家的飲食味蕾,還是有共通之處,只是經過時間、經濟能力、學歷、際遇、環境各種內外部因素,逐漸改變、變味。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