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Day Trip,我如是說

Day Trip,我如是說   李國七


我對你說我愛你
我沒有說的是我更愛我自己
何況當我企圖組織韓式哀傷的浪漫的愛
無論風景還是細語連帶誓言早已過時
我的朋友說愛不過是兩個身體
從起點到終點過程中當長足了
身體某些部位的毛髮是證實了
智力與情感卻可能繼續漫遊
在時間轉角處遇見或設計相見
稍微滿意或非常滿意更或許
已經找不到更好的了的妥協
最後囚困於屋簷底下同一空間
躺在沙發上開始發胖或消瘦
早晨時對著鏡子審視脫髮或白髮
夜晚抱著電腦與網遊或電影慢舞
幻想或想像曾經的美好的錯過
卻又不敢開始存活模式
唯有繼續消耗或浪費地球資源
比如選擇短暫的旅行
曾經的小孩還是渴望遠走高飛
身體卻堅持沉潛或滯留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