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夏之湄

夏之湄    李國七



湄有水,理應適合流水水源
北京夏天的熱量卻幾乎液化成水了

夏之湄的城市,倉促的腳步卻似乎沒有察覺
白晝高溫,高溫以後的雷雨陣,以及與環境相關的
比如夏天百花已經全盤開屏一如孔雀的亮羽
夾雜塵埃廢氣中的花香味是否形成一股無形毒氣了
我們急促的腳步沒有閒時閒情追溯追思追究
比如京津冀一體化促進環保的美好藍圖什麼時候實施
比如六四那一天我掠過交通管制的天安門廣場
震耳的只是車聲人聲(隱約還聽到天安門母親們的哭泣嗎?)
急促的只有追逐人民幣的節奏(流落海外的學潮分子知道嗎?)
夏之湄的城市,我還認識高舉學潮分子旗幟回國的四川人
曾經熱血奔騰的少年現在步入中年了
回歸祖國他曾經的宏願壯志怎麼還是庸俗的人民幣追逐
當年曾經堅信的社會主義怎麼還是跟萬惡的資本主義掛了鉤
昨天當我無意間看到袁騰飛狠批老毛的視頻
有關文革有關餓死兩千多萬人的毛估
讓我想起五千多年來中國歷史的傳承
就是今天,君父主義還是超越人權道德與仁義
而芸芸眾生,至少承認自己是炎黃子弟的我們
依然延續沒有任何改變變遷的文化體系


(原詩見刊於美國《新大陸》詩雙月刊2014年08月第143期)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