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生日

生日 李國七



生日前一天匆匆掠過人群洶湧的街道
反腐倡廉口號我以為沒有卻深深影響
造就一批高檔商鋪的蕭條
嗄,我的朋友
難道盛世與繁華必須依賴腐敗撫育而進入盛況

4月28日我默默穿過開始入駐盛夏玫瑰的長街
長街算不算與民族歷史一樣漫長
這種意象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長街有盡頭,而民族歷史
不管經過改朝換代、投奔怒海
一個個政府的興起或滅亡
資源重新分配甚而培育一群新貴
歷史教育過或從來沒有改變的局勢
一次又一次的大小轉彎
活過50歲,我或者也無須追究太多
再過幾年,嗄,我的朋友
就是現在,我與我的朋友們
一個個正在列隊走到那個地方
一個無論我們想到或選擇不想
必須抵達的地方



(原詩見刊於美國《新大陸》詩雙月刊2014年06月第142期)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