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熱土

熱土  李國七



在夏暖逐漸移居蔓延的城市
我的想像力卻回歸亞熱帶的熱土
可以說是熱土嗎?沒有明確的四季分明
只有雨水,與陽光,泥土缺乏冬的強制休眠
永遠維持同一種形態、體溫、節奏
想到熱土,我自然想到一群遷徙的新民
或者,世代借住居留也不能算是什麼新民了
食物培養的味蕾,味蕾造就的記憶
何況,地球土地原本就沒有劃線蓋章之說
沒有護照、政權,人族的流轉絕對自由
追逐水草而居的先民以始祖形態求存
養一群安分的羔羊放牧于芬芳的綠地
養一群孩子用愛與希望完成人族的文明進程
絕對的自由自主 – 我想,以人族的劣根性
妒己、排外,以膚色、信仰細分的條條框框
包容的可能性極之渺茫
從野蠻拷打到挑戰技巧的拷問
歷代實例充分說明
一次次盛世的崛起
一次次文明走向廢城、廢墟
沒有一次,再強烈的驚世警告
沒有喚醒人族的良知知覺
人,還是那些人
從烏克蘭到南海,一座小小的釣魚島
南部半島國家的族群糾紛
一次次洗牌,嶄新的永遠是舊曲
每次堂皇凜然的大義宣言
背後隱藏的,還是資源瓜分、刮分
我的熱土
熱的應該是生命力
仁慈、博愛
熱的卻是戰鬥力
奪擄、爭執
一張張晃來晃去的臉
什麼時候才會理解
人的生命屬於短暫而佔據地球
本意不過是短期借居


(原詩見刊於美國《新大陸》詩雙月刊2014年06月第142期)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