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幾何學

幾何學     李國七



劃過黑板吱吱喳喳的白粉筆知道
空氣中起伏飛散的浮塵粉灰大概也清楚
物體形狀大小與相互之間的位置關係
歐几里德是懂得的
徐光啟應該也懂得
當年我懂得的來到今天大部分放棄
不是刻意的捨而是不經意的棄
在一個存款核算取代其他計算技巧的年代
理學、科學等缺了錢學根本就缺了腿
與小夥伴聊天的那個夜晚
醋花生米、拍黃瓜還有典型的二鍋頭
度量生命的距離可以借用幾何的方式嗎
以年齡、健康、社會貢獻與回饋的維度
測量後半生的可能性
小夥伴挑了幾粒花生米喝半口酒
即刻回到智能手機的螢幕
我們從相通到題材方向
是時代走得太快他不經意的跟上
而我,我拒絕認老但不得不接受
口味與心境逐漸脫節,並且
在絕對虛擬的新型帝國
正萎縮成一個偏遠的名詞



(原詩見刊於美國《新大陸》詩雙月刊2014年06月第142期)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