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在路上

在路上   李國七



●1

不知名彗星在夜空隱約劃過
象個楔子,異己,格格不入
溶不進定框的宇宙家族
不使生活緊張,也沒有
鬆動記憶與浮生版圖
只不過無言的劃過夜空
以它所知道的方式

雜亂無章的宇宙輪廓
繞著兩極運行,我們不知不理
彗星正在宇宙罅隙穿竄穿插
偶然意識到它,多半不知不理
實際混合了數千百年傳承的宗教
虛無與緣分之論、輪迴、天文裡
從始祖,根據達文斯的進化論
人文從粗糙抵達精細精緻
從最基本,學習並且習慣複雜思想

●2

高原的黃昏,小飯館客旅疏落
戶外是清寒的空氣,戶內的牆上
懸掛孤單褪色的炭筆畫
一位歷盡滄桑的司機
一路西來,汽車躍過無數朝聖信徒
跪下、趴地,向天空祈禱
還有朝聖心與神聖感嗎?

第一次途經的高原公路上
暫停的小飯館,想像不到
一個剛認識的人,竟然
遞來一支煙,怎麼就象de ja vu
一件往事。於是,開始檢討自己
在流行歌曲中顛簸的因果律爭辯

●3

的哥不知在說些什麼
的哥不知他說了什麼
“生活的壓力――”,他強調:
“胡同裡的新居不過幾十米
卻用了一輩子去供貸去維護。。。”
高原公路上偶然相逢
他是一根調頻棒在收音機裡,艱難地
推進、回溯、尋找全新的定位
苛想證明生存與生命的本質?
雜音卻是飄浮空氣中的臭氧
稠密,並且異常厚重
一直在那兒,令人沮喪、乏力

有點心不在焉,我是
真正的交談者是收音機的廣告片段
統治著我們,遙遠卻透過音波繼續參與
讓每個人逐漸熟識它的宣言
掛在嘴邊,在腦海裡蕩漾
的哥在說:“都快冬天了
怎麼只穿著這麼一點。。。”
他不知道,思想索,我的
此刻早已蔓延生長
沿著冰渣回到亞熱帶的半島
包藏著思念的光刃
不具形卻確實存在的深淵

●4

午後經過的池沼浮滿了浮萍
一群擁擠小黃帽,乘載膚淺的希望
瞬逝於汽車後窗的,還有一張張渴望
或許聽天由命的臉龐(?)
浮萍內窒息的魚群
池沼外被踩壞的草地
對了,分明看到站在樹邊的姑娘
提著一壺水,左腿微蜷
她在一條隱蔽的圓周上運動、運作
生命在於她就是邊疆穹蒼
不可告人的記憶,或許更是
沒人理會也不能理會的記憶
它寒冷的刻刀,一刀一刀吃力的
刻畫一些人的生命藍圖

抑或是一線聲音,孤零零的
介於召喚與沉默之間?燈影斑駁
暗紅色的毛衣變成老樹下的灰黯衣裙
我說不出話來。這一切,
一台全自動相機早己攝下
聯想另一個時間、地點與人物
生命與命運――手有些顫抖
感傷的尖銳讓景象繼續存活
難於接受,但得練習接受
“生命嘛――”就像的哥說的
那種很無奈很無能為力的,那種樣子

●5

“那些發光體是遙遠的、嵌在天空的
閃爍星球。有一些人,永遠不會抵達。”
四周的運作――囚禁與自由都暫時中止
對著小飯館寂寞的碗碟說話。陷進
老闆娘安在眼神裡新漆的牆壁
“那些新鮮的詞,出人意料的比喻
和好詩都應該是這樣的。”我說
老闆娘的眼光飄浮不定
在反思記憶中的江南,她的根源
但現實生活裡回不去的江南?
我在等,老闆娘卻只說:“還要加菜嗎?”
除了向偶爾停下的客旅榨多點油水
早已遺失其他詞彙

僅僅十五秒鐘的停歇。像一杯
褐色的綠茶發出散淡的光澤
從遙遠的南方來況且已經收藏太久
比喻的生活真的就是生活?
我想像比死亡嚴重的事態生態
無意或許刻意造成的
選擇與被逼選擇的
能夠訴說與說不出去的
“但是愛與理想呢?”我想問
寒噤中感覺到旋轉和嘶喊
正轉化為反叛磁鐵核心的粉末

初夜的天空,一枚彗星正無言的劃過
我肯定,它就是彗星

前往西藏的路上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