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11月7日淩晨

11月7日淩晨    李國七



11月7日淩晨丞永和我趕搭晨早8:55的班機
趕到機場時間恰好,可惜,找不到辦票櫃檯
原來已從二號航站樓搬遷到三號航站樓了
身邊的華裔女子嘮嘮叨叨。她說:馬航,還是一樣不靠譜

第一時間,我尋找趕往三號航站樓的便車
慌忙失措,這陣子,就是我的北京生活
工作、小孩,還有老媽逝世的事實,都是

心中,卻做好了準備,回不去,就回不去
生活中已經沒有“非”與“不可”的名詞
碰巧趕上,就回返,回不去,也就算了
無所謂也不去煩惱擔憂

8:30分,換乘擺渡車,我們終於趕到三號航站樓
嘮嘮叨叨的女人比我們稍早到達,辦了票
出來找我們,說:航班延誤,可能要延誤2個小時
貌似命運讓我們順利回返,回到亞熱帶的半島
我突然想起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

當時剛換一家公司,手忙腳亂
我哥從半島撥來電話,當時我人在武漢
趕搭回返北京的班機,我哥說:媽在醫院裡
你回得來嗎?

媽在醫院?肯定得回去
不回去,還算是人子人類嗎?
不過,心情肯定不是平靜的
6個月我回去,我媽開始消瘦
瘦弱,就連手腕的玉環都快松脫了

我問丞永:你想跟Daddy,還是Mummy
他說:跟Daddy,只想看看Mummy
住上兩三天

我沒有告訴他:世事並不如他想像簡單
不過,到了最後,還是沒有說

我沒有說的,就像我沒有好好和他說再見
也沒有和我媽道歉
我突然想到,很多事,當時沒有說的
到了後來,來不及說也已經不能說了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