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首飾

首飾       ◎李國七◎



那天辦理老媽的喪事,我從中國帶回來的錢不知道夠不夠用。我記得6月份回來時給老媽換了19千多的馬幣,還有美金、人民幣等,作用是若食物環境不好,她身邊有錢,可以自己想辦法。和老姐提及這件事。老姐說她不知道老媽的收藏習慣,之前回去了一次,找不到,這次叫我回去幫忙找。

我去了,直奔老媽的櫥櫃,立馬就翻了出來。翻出來的,還有媽的護照、首飾等。我發現,護照是放置在一個旅行用的小掛包,好像萬一要出國,順手一扯,就可以出行。老媽她,是還抱著卑微的希望,希望我回來帶她一起走?一邊是老姐羡慕又嫉妒的聲音。她可能認為我瞭解媽。事實上,雖然最後這幾年,長大後我和老媽住得最久,我一點也不知道老人家的習慣。

比如老媽喜歡的首飾,黃金什麼的,平時出去,看到合心水的,老媽就會在櫃檯前滯留很久。她也沒有說要。但,看她充滿渴望的眼神,我總會購買。不過,買了以後,職業管理諮詢師的毛病就出來了。雖然老媽說買黃金不虧、可以保值,但我,總賣弄自己對市場與產品的認識。我會說,不管怎樣保值,只為了面對通貨膨脹的一些保險,最後若是要賣,還是虧的。當然,我也說了,買了,還會賣嗎?我們又不從事首飾買賣,積累一大堆不可能兌換成現金的高價值物件,就是不良資產。

媽是一輩子喜歡首飾,特別是黃金,而且必須符合她的審美條件,一是不能太細小(太小,打噴嚏都會斷掉),二是美麗的圖案(也不確定老太太的審美標準)。

老太太對於首飾的安排也很長久。比如,一些首飾,她老人家買了,打算日後化了,給我的兒子娶媳婦、我的女人出嫁用。

那麼久遠的事?

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成家,也沒有兒女。我聽了,就反駁,說:“第一,我結不結婚,還不一定。第二,結婚了,有沒有孩子,還是一個未知數。有了兒女,他們嫁不嫁娶,也不是我能夠控制的。”我認識老媽的計畫,實在太遙遠far-fetch。

翻出的首飾中,有幾個玉環,應該是我們在中國以有錢人的姿態大量購買的,也不知道是真玉還是被中國某些無良商家忽悠的假玉。還有珍珠、鉑金、黃金等。黃澄澄的亮彩,粉紅凝白的掛件,背景襯著包裝盒子的白色、紅色綢緞,就像精心呵護的心肝寶貝。首飾不多,但,每一個,應該是老媽的快樂記憶組合。我唯一的遺憾,是那些首飾不多,代表的,就是老媽一輩子的快樂記憶有限?

翻著老媽的首飾,我的心,莫名其妙的酸酸的。一些首飾,代表我和她的記憶。另一些首飾,代表她和我的其他兄弟姐妹的記憶。特別是小弟與姐姐,特別喜歡帶媽買這些首飾。姐姐是認為購買首飾可以保值、不虧。小弟是單純為了買,可能他給媽的零用錢不多,就用不定期的首飾購買來補償。

不過,我想得更多的,還是老媽的各種安排。可見,她對這個世界還是有牽念的,可能希望看到孫子孫女結婚,看到小孩長大。可能,….可惜,心之所願,未必能夠全部滿足。這,也是做人的卑微、無奈與無力感。

當然,沉淪回憶的時間段不長,我們還得回去。老媽的骨灰還等著我們去收取。還有,還得付還各種喪事的費用。

做人一場,不管如何細心的安排,還是沒有能力戰勝時間與機遇。

車子開進芙蓉吉隆坡的高速公路,我突然想起我中國朋友們的交代。不止一次他們問及我:“怎麼還不把小孩和阿姨帶來?”

那個時候,我不相信他們,我以為他們有隱藏的商業目的。媽病了,我對他們提起,他們安排了一大堆草藥,有的從遙遠的甘肅、陝西等寄了過來,說:“讓阿姨頂一頂。”

說起照顧媽的事,他們說:“中國的麻煩事還少得了嗎?文革、知青下鄉、改革開放、學運….那件事不經歷折騰翻騰,我們不是都活過來了?而阿姨,和我們的媽一樣,都是咱媽。”

原來,我曾經把人性想得太壞了,太不相信他們了。

公路上,前後左右都有車輛。我在想,穿越這條公路往北,穿越山嶼就是海洋,海洋的那一邊,就是泰國、緬甸、越南,再下來,就是中國。媽在中國,去的地方還不夠多。比如,沒有去過福建、甘肅、陝西等。馬來半島出生、長大,不過,就像她時常對我說的:“在這兒、這樣,我就很快樂了。”

我在考慮,是否應該把媽的一些剩餘骨灰,就是不放置在骨灰盅的那些,帶到中國去,她生前來不及去,死後,我可以帶著她去,也讓她再見那些等著她回去的中國小年輕們。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