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蓬丹與《丹心詩絮》

蓬丹與《丹心詩絮》  吳懷楚



圖片:作者提供

認識蓬丹屈指算來,少說也有二十年了。在文字神交中,我一向只知道她擅長於散文。在她的散文創作中,她的文筆流瀉,真的猶如行雲流水。其雕句之巧,琢詞之美,落筆之妙,實在難以形容。

當我去年得悉她有一部《丹心詩絮》詩集面世,這就不禁引起了我對她這部詩集的莫大興趣。雖謂,我不是一位詩人,對於所謂“詩”更是一竅不通,但我卻擁有對於“詩”的那一份喜愛,而我對這份“詩”的熱愛還是十分強烈的。這是出於一股好奇與探討慾望所致。

就是由於這股好奇,由於要滿足一份學無止境探討意欲,所以對於她這部詩集,我是非得好好地拜讀它不可。而有幸的是,在今年五月間,我除了收到她為我寄來的這部集子,同時還附有一封問好故舊給我的珍貴手札。

“詩之彩韻、心之清香”,以詩作序,詩人蓬丹真的十分有創意。通常一般的文人,又或是詩人,寫序時都喜歡長篇大論,作一番自我述白,而蓬丹卻將其所有的思緒,與其對詩的真摰情懷濃縮,然後全部融入她的詩序句子中。

賦詩情懷
差似吐絲春蠶


以蠶吐絲,托出詩人抒訴情懷,古已有之。從這兩句詩句,使人不禁想起了李義山的“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大有近乎同工之處。

多情善感乃自古至今詩人的自然本性。且看《雲的心情》:

多夢善感的少年
曾是雲的忠實觀眾
在朗亮軒窗前
在晴翠草地上
或山邊
或水湄
總愛抬頭看雲絮翻飛
看它以廣漠的天空作舞台
變幻著不同的姿影
何其類似
我們舞動的青春

曾幾何時
我們不再昂首看雲
低頭趕路
足底的坎坷不平
讓我們步履踉蹌
畏懼多雲的季候
怕它阻擋
我們前進的航程

天光  雲彩
輝映著我們的年輕
霧鎖  雲纏
鍛鍊著我們的成長
雨霽  雲開
我們看遍世事的眼瞳
終於讀懂
雲的心情


從看世事而至讀懂雲的心情,從雲的姿影不同變幻,而聯想起類似我們舞動的青春,此段神韻的描寫,令人讀來感覺何其美妙。雖然蓬丹很少寫詩,但是,讀她上面這首《雲的心情》,就已經品出它的詩味無窮。

生命的真諦是甚麼?我從來都不曾有想過這個問題。人生苦短,虛虛數十過春秋寒暑,瞬間即逝。我們“人”為何而來,卻又是為何而去,詩人對此卻是有著莫大的感歎與觸悟。

且看她的《回首驀然》:

人生多變幻
世路多紛歧
歲月如夢幻
往事如露滴
我們一直在賣力尋覓
尋覓那生命的真諦

一程又一程的
山水行路
一段又一段的
雲煙記憶

在燈火闌珊、驀然回首之際
我們終會明悉
潮起潮落的痕跡
我們終能理解
緣生緣滅的意義


我很喜歡讀“禪”,“緣起緣滅”這句詞,令我想起了一個“禪”字,頗有禪的味道。

人生於世,詩人把滄桑世事閱透,將其從少年到中年,以至晚年的三個情懷階段,突顯於其十一行詩句中,既簡單,亦輕鬆,甚是絕妙。試細品她的《蘭舟》:

少年情懷
恰如
蘭舟初發的春江水

中年閱歷
恆如
月迷津渡的楊柳岸

晚年心境
差可比擬的
當是
波光雲影的
寧靜海


少年蘭舟初發的春江水,中年月迷津渡的楊柳岸,晚年當是波光的雲影寧靜海。這正是人生的三個主要風景線,這三道風景在詩人的筆下,發揮得暢快真實,盡緻淋漓。

從昔往到現在,讀蓬丹的創作文字,我發覺到她,不論詩也好,文亦然,在她的文中有“詩”,而詩中亦有“文”的影子。她的詩與文,可以稱得上是“詩文合一”,而今時她的詩,亦正是文的濃縮。

寫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想要寫出一首好詩更難。蓬丹在其給我的短扎中說:「希望你喜歡我的新詩,我還是比較擅長散文。」俗語有云:魚與熊掌,只可擇取其一,而我卻是兩者皆要兼得,也就是說,蓬丹的詩與文,我都喜愛,尤其是她的詩。

正所謂:物以稀為貴。即如已故的徐速作家一樣,他是以寫小說、散文,及古詩詞為主。他很少寫新詩,故而在其存世的《去國集》現代詩集中,其所收錄的新詩作品,只有寥寥無幾的二十餘首,但在其這二十餘首的創作中,在我讀來,卻是篇篇皆精品,而蓬丹的這部《丹心詩絮》對我來說亦然。

對於詩,我算是個門外漢,我還在不斷向人學習。如若問我,對這部《丹心詩絮》讀後的感想。然則,我很想借用蓬丹其在篇首自序“詩之彩韻、心之清香”裡的一段句子來作為我對其讀後的感思。

點滴情思
迴映的是
心海中閃現明靜光芒的珠貝
捕捉的是
浮世人間千種靈音、萬縷心香


夜涼如水,蟬聲正濃,推窗望月月眉彎。天遠遙謝蓬丹,送給了我一段幽雅恬靜的閱讀好時光,與一份紅塵多年的文字相知相遇,千里硯墨交心之情。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