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志章(農樂)
       (現居加拿大)
更多>>>   
嚴志章◎蹴不掉一脚冰冷 ----靈感來自 陳葆珍詩家《往事如煙》與《那個陷我最深的脚印》

蹴不掉一腳冰冷     ◎嚴志章◎

 ----靈感來自 陳葆珍詩家《往事如煙》與《那個陷我最深的脚印》

朔風揪心吶喊
大半生
那零亂冷冷的
飄雪
在窗外遠遠山阿處
悄悄地呻吟
***  **    ***
低吟《沁園春。雪》後 (一)
右邊鞋底
怨恨左的
總黏上一脚難摒掉的
冷漠
**   ***   **
久坐左傾望的
項強
扭曲心  
向弧橫的天際
高歌
右脚無奈畫押
印證意識形態的
長期45分鐘筆灰生涯

註:(一)毛主席填寫的詞牌名

 

陳葆珍原文:往事如煙?

今天,站在窗前看雪景時,忽然想起我生命中的一個歷史鏡頭。那是1957年的事了,也這樣站在窗前,不過,看的是教室外的山景。

當年的青絲今朝的白髮,自然而然地哼起那首最愛唱又最怕唱的歌來。這首《秋水伊人》,每次聽它或唱它,勢必流淚。外子曾因此把這張音樂光牒收起來。不過,能收得住我心裏的歌麽!

面對窗外白茫茫一片,想起當年窗外卻是黑中帶綠的,那山岩下的小徑、那靜靜的六角亭,顯得陰冷。冷得比紐約還冷。從心底發出的寒意只有哼起這首歌才稍感暖和。那時,眼淚只有往心裏流,不像現在縱橫滿臉。

這課間的十分鐘,在全班以你爲瘟疫的情況下只有這樣過了。而上課時人在知識海洋裏,誰也不能對我發號施令。誰知,好景不長,內心秘密被那X光射綫似的目光射中了,於是,讓心靈寧靜的十分鐘,不復存在。

我因身高和視力的關係,從小學到大學都坐在最後一排,“反右”初期也如此。這對一個“准右派”來說,只看到同學的背又可看窗外的山,這無疑是上天所賜。我常在心裏默唸拜倫在他臨終前未了的詩作《唐璜》中的那句話:“一年的破銅爛鐵中,有一日的黃金,也是生命賜給幸運的罪人的。”

可這十分鐘的黃金時間不存在了。雖然,我坐下來會擋住人們的視綫,但也得被指定坐在第一排。大概這在衆目睽睽之下,便於他們監視。說也奇怪,班上的要人爲了照顧大家的視力,每逢月初必左右位置互調,惟獨不調我。我只得向左邊看才看得見教授的板書。大概人們認爲我有“右派”言論,總要我向左看吧。還得謝謝他們那良苦用心,的確還起作用呢,以最後不定爲“右派分子”可證。長期脖子歪向左的結果,心也扭歪了,爲了生存,違心地出賣自己,在“認罪書”上簽字。

這樣簽字,非我手寫我心。不過,由犧牲十分鐘的黃金時間換得以後能站在教壇上的無數個45分鐘,也值!

  
陳葆珍原詩:那個陷我最深的腳印

----寫于紐約大雪天

雪地上
我的腳印
歪歪斜斜
迷了方向
身邊
紛紛揚揚
一片茫茫
踩下去
齊腰    幾至沒頂
刺眼    心被漂白
只剩下
一片迷惘
啊,這曾經的我
何必偽裝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

 

回應
謝謝 葆珍大姐讚赏,弟定當更加努力向諸詩家學習.尤其是 您.

志章謹上
留言 : 嚴志章, 09-Dec-25, 11:55:37
難得志章讀懂拙作的潛台詞。左右難以逢源的逆境,被你的妙筆描繪得活靈活現。佩服。

留言 : 葆珍, 09-Dec-25, 07:38:2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