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冬夢◎我家廳子的詩
我家廳子的詩      ◎冬夢◎

我站在一個詩的位置
清清醒醒
先說說西面
左方是
《我看見您在雪地上對著我笑》
右方是
《一切隨風獨唱》
這兩幅和葆珍大姐結誼的詩
每個周日
家傭在清潔家居時
都得
小心拭抹得潔淨明亮
妻告訴她
葆珍大姐在我們的心內
絕對不能沾染半點
塵埃

甜酸苦辣的一九九七年
香港詩人羈魂
甚有繪畫人像天份的小兒子
他替我和妻畫了一幅
我們搬家的漫畫
雖然搬去了我們唯一的孩子
但也搬來飯廳偏西南位置的
我給孩子寫的第一首隱題悼詩
《火不懂得喊痛,我如何辨別你最後焚灰的聲音》
只是這痛這聲音
要我痛了十一年
也要我聽了足足十一年

還有和妻十八年婚姻的見證
不是白金指環
而是我婚前凌晨突來的靈感
這一首平仄不稱的絕句近體詩
妻和我的名字都寫上了
叫鶴頂格
和一紙合法宣誓的婚書
有分別麼
始終難登大堂
不能發表的貽笑大方
只好乖乖地掛在客廳東南方向
獨自欣賞

過去十年的愛換來《愛的十行》
妻對我其中一句
慷慨說/一聲/愛
未盡認同
畢竟
愛是全心全意毫無保留的
奉獻
怎麼會讓我
大方慷慨?

香港書畫家協會的歐鞏華老師
字字千金
除了替我書法葆珍大姐的兩首結誼詩
同時在李煥平畫家贈我的花卉國畫
題了詩
還特地多送給我一首勵志的
讓詩
教我忠厚存禮
教我修養親仁

我站在一個詩的位置
始終
清清醒醒

 

●和葆珍大姐結誼詩《我看見您在雪地上對著我笑》(其一)


●和葆珍大姐的結誼詩《一切隨風獨唱》(其二)


●一九九七年我們搬家了


●我寫給孩子第一首隱題悼詩:《火不懂得喊痛/我如何辨別你最後焚灰的聲音》


●平仄不對稱的鶴頂格絕句近體詩

●一年一行的十年結婚紀念十行詩《愛的十行》


●李煥平老師繪畫、歐鞏華老師題詩贈我
回應
冬夢兄:

室雅蘭香,天地自寬,

築廬半山,悠然看詩,

但知朝暮,不辨何時,

生者百嵗,如莫可知,

紅塵難捨,似往已囘,

倘然適意,不在無窮,

人淡如菊,淡不可收,

明月清風,伴之得之。

試偷古人佳句,依樣畫葫蘆,寫下數行感懷,粗鄙難免,祈莫見笑。
留言 : 郭乃雄, 08-Mar-27, 22:37:51

冬夢兄:

剛才奉函,漏說一事,拙作“室雅蘭香”打字時誤植一個字,尚請兄將“不辯何時”更正為“不辨何時”,錯得離譜,極感汗顔,還望諸文友一笑置之。
留言 : 郭乃雄, 08-Mar-27, 20:39:40

冬夢兄:

蒙吾兄謬讚,愧何如之,拙作信手塗鴉,部分佳句剽竊自古人,求博吾兄一粲,實非水準之作,不過若今後能有幸伴讀吾兄,室雅蘭香,明月清風,則未嘗不是美事。一切猶待吾兄卓裁。

留言 : 郭乃雄, 08-Mar-27, 20:32:06
謝謝乃雄兄贈詩。乃雄兄古今文學造詣甚高,雖然廳子幾無容納之處,看來我得仔細考慮將乃雄兄贈詩製作另一相架展覽,或者在書房吧!乃雄兄可會介懐?
留言 : 冬夢, 08-Mar-27, 11:56:40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