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冬夢◎一隻冬鳥

一隻冬鳥         ◎冬夢◎

----讀葆珍大姐《青衣》一詩有感。兼贈香港之行的廸生、偉賢,以及維多利亞海港上空飛過的一隻冬鳥

一隻冬鳥
未及換上新裝
依然精神抖擻
對著詩人
喜報佳音

後面那片迎春的桃紅
洶湧而至
幾乎將排得整整齊齊的三位詩人
在鏡頭下
淹沒

我曾經對著這個海港想念過好多人
此刻同樣習慣這樣地
想你
連同昨宵的那個夢
是否可以靜靜停泊在這兒
大大小小的船隻
逗戲著
有些風有些浪
而我
的確有些隱隱待發的
詩情

紐約的零度低溫
我的心因你藏得燙貼而暖
青衣一襲
掛上思念的另一邊的天空
跟你難捨難離的整個胡志明市夏季的綠

街道喧囂的車河
凌亂地流過一些欲語還休的心事
有些驚喜有些傷感
有些未敢留給帶走的每片雲彩

一隻冬鳥
展翅飛過的是不是雁呢
是留聲還是尋聲
是回去還是歸來


楊廸生(左)、李偉賢(右)香港之行與冬夢合照


楊廸生(右)與李偉賢(左)香港留影


冬夢愛妻周日特以滬菜替廸生、偉賢洗塵

回應
大姐果真神機妙算,夢弟佩服!幸喜你是我的大姐,日後好好向你討教學習的機會多的是,我很喜歡這首詩,謝謝大姐....
留言 : 冬夢, 08-Jan-31, 16:47:38
請看我在2007年11月19日於廣州作的這首拙詩。

一馬望水
--別後的夢弟
繆斯投下美詩篇 一卷華章在眼前
威馬紋描千種彩 珍文情寄萬泓淵
臨江留印有騏健 倚岸聽聲無耳瘨
秋水倒流西去矣 長嘶海角望歸船

我早就估計你會這樣的。有上面拙詩為證。可惜人不如鳥,不然,留聲也罷尋聲亦好,(你用拙書名和尋聲詩社名字巧做文章,甚妙。)總可一解離愁。夢弟此詩柔情萬種,引人遐想。詩人之思念寄予雲、鳥、車、水等等。總之,眼前之物皆可泄情,俯拾皆詩也。大概詩人思維就是這樣的。佩服!


留言 : 葆珍, 08-Jan-31, 02:47:32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