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冬夢◎詩悼藍兮十四行

詩悼藍兮十四行     冬夢



笛郎,臨江前的繁塵驚眸否?

日高春盡,你盈手舒卷

悠然東渡或西渡

瘦舟已踩去幾片輕花暖雲


睫叠千重峰色

凝槳作泊,瀑飛連天接壁

秋水溫溫,牽衣捧臉的

顏容淡濕數帖

詩音


也罷不談霞棲煙徑

也罷不笑柳薄風斜

影濃亂蝶

唯你不罕瀟灑登山的

作一介拈香弄琴的玉面書生



(原詩刊於1974年香港《詩風》詩報)


藍兮兄,您走了!您走得雖匆忙,相信您會記得這首《詩贈藍兮十四行》是我1974年寫給您的第一首詩,那年我17歲,懵懂輕狂的少年歲月,我們都是越南“風笛詩社” 社員,人在越南,詩卻在香港《詩風》詩報發表。飛快過去了42年,我己離開風笛另組尋聲,但我們深厚的情誼難得絲毫未受影響。
昨晚劉嫂夫人一個越洋電話,隔山隔海的清楚告訴我,您於昨天清晨美國時間5:10離開這個世界,我細細聽著嫂夫人輕輕啜泣聲,斷續道來這幾個月您病情反覆地發生的大變化,上天為什麼要您忍受莫大痛苦的折磨?聽了嫂夫人的說話,我竟然反常地平靜,是因為您跟我多次電談總會暗示讓我知道您的身體已漸趨孱弱,抵抗不了病魔的侵害,如果這一天真的來臨的話,你囑咐嫂夫人在你離開後一定第一時間告訴我,藍兮兄,您真的殘忍,要我永遠記住2016.11.17這個你離開世界的日子。當晚我徹夜未眠,思潮起伏地想起您,我告訴自己,我要將此詩貼上尋聲,貼上手機群組和朋友圈,讓大家分享、讓大家感受我們四十多年這一份堅定不移的友情。
42年的今天,我人仍在香港,也己經59之齡,您人也同樣不在越南,也不在美國,你以後會永遠生活在一個叫天國的地方,天國遠嗎?藍兮兄,天國沒有電話,你生前說過高科技的東西你不懂使用,那麼手機微信呢?相信你也不懂使用吧,我希望您花多點時間去學,否則日後我們怎樣去聯絡?你自已說。

*詩人藍兮原名劉保安
*原詩題《詩贈藍兮十四行》改為《詩悼藍兮十四行》
*尊重劉嫂夫人意思,不將藍兮兄照片貼上。
*圖片2有藍兮兄生前在我的紀念冊留字
*原詩收入我的詩集《牆聲》2002年8月出版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