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賢
       (現居越南)
更多>>>   
李偉賢◎不朽的傳說

不朽的傳說  ■李偉賢



千里之外江蘇常州的那場雪,還一直在下。

關了電視機,仰望長空,落霞點點,即將入夜的黃昏,一片寂靜。我想,常州那邊肯定很冷,刺骨寒風,不!這時候應該是痛,撕心裂肺一樣的痛。

剛替換入場的西多羅夫,在最後一分鐘,憑著一個罰角球,把我們僅一步之遙的冠軍夢,粉碎了。

此刻,看到你們在球場上抱頭痛哭,哭得像個孩子,我才發覺自己原來和億萬人一樣,無法解釋對你們的狂戀,在這種令人期待卻又難以承受的對陣中,輸與贏的悲情,仍然無法自拔。我腦海裏,又再浮現起五個月前,當我們的國足從29屆東運會灰頭土臉地班師回朝時,當隊長春長要向全國球迷道歉,當國家隊前教練阮有勝引咎辭職....... 這些情景,激起了多少人的不滿,又觸動了多少人的神經,那些心如刀割的鏡頭,記憶猶新。然而,我覺得,我們更應該記取的,是阮光海一次次的力挽狂瀾、是裴進勇每每的準確判斷、是整個越南U23隊的英雄本色。是你們,創造了一個輝煌時代,讓我們敢於點燃心中的希望,走出東南亞,衝出亞洲。

即使,傷得體無完膚。

我們也無愧於連續三場賽事,120分鐘的堅持,讓世界知道,英雄,原來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

或許,倒下的英雄總是得到更多人的同情和欣賞。但對於你們,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痴戀,痴戀於你們揮灑時的細膩、靈性和華麗,更陶醉於你們疾馳時的剽悍、剛猛、進攻、瀟殺和豪情。過去的這些日子裏,你們仍一如既往的驚天動地,也一如既往的激烈無比,當看到那些鐵漢男兒淚灑疆場,心靈的震撼不能自我,倒下的戰士,我該為你們哭泣嗎?

可現實冰冷、殘酷,而且不相信眼淚!

足球的舞台就是如此絢爛而決絕,總有一些偉大的球隊要止步問鼎。歷史的安排既像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感謝來自中亞的過江龍,給我們呈獻了三部波瀾壯闊的足球巨製;感謝那些強大的敵人,讓我們知道失敗也可以敗得如斯豪邁而又壯烈。

常州的夜裏,西貢的星空,勝利者在歡呼,那些容光煥發的神態和不知躲在哪個角落裏悲泣的臉龐,還有千萬球迷癱在看台上的失落,讓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我,不知究竟應隨著勝利者歡快還是該陪著你們一起哀傷?

今夜,你們在榮耀中殞落,但換來了不朽的傳說。下一屆亞洲盃,仍然有你們馳騁的彊土……

我深信!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