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
       (現居越南)
更多>>>   
麒麟◎我的京族母親

我的京族母親      麒麟

圖:母親對我學習華語一直予以大力支持,也成就了我的「華文記者夢」。圖為作者與母親在掘作《滄桑彚集》發行儀式上合影。

直到今天,很多朋友仍然不知道我母親是一位正宗的京族婦女!

說起我的母親,我一直以她為傲,她是一位賢良淑德的兒媳婦、是一位愛子如命的慈母。母親自小出生和在邊和郊區的一個農村裡,為了生活,她十多歲便到西貢來打工謀生,而且在機緣巧合下遇上了父親,兩人經過多年談戀愛,最後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現在回想起父母的這段婚姻算是十分順利,因為在上世紀的70年代,尤其是我祖父是從唐山過來的第一代華人,對完全不會越文的他來說,要接受一位外族兒媳婦是很罕見的,再者在那個年代裡越華通婚也是罕有的。因此,從父母的婚事來看,可見我祖父是一位通情達理的唐山人,他不會讓子女按照自己的要求去擇偶。由於祖父的開明與理解,我母親這位京族兒媳婦在這個華人家庭中才能容易過日子。

不過我母親算是個乖巧的兒媳婦,為了融入這個家庭,她除了努力學習粵語外,還在祖父的指導下學會做粵菜,特別是廣府人的家常菜。 母親是個有語言天賦的京族婦女,再加上那個年代華人在堤岸居住相對集中,我們家住在第十一郡一個清一色的華人社區裡,故只需會粵語或潮語與街坊鄰里溝通是暢通無阻的。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母親很快地學會粵語。從與母親日常的交談中,我們得悉祖父是一位很疼愛子女(包括兒媳婦)的父親,對於不懂粵語和華人禮儀的京族兒媳婦,祖父更多的是體諒與耐心指點,所以母親對祖父的感恩之心常掛在嘴邊,直到今天儘管老人家已經離世將近40年,可每每憶起祖父生前的事跡,我母親還是歌頌他老人家是一位慈祥的家公。因為祖父的包容,我母親在這個華人家庭中生活沒有半點壓力,她的粵語進步一日千里,同時也能煮一手地道的粵菜。

我們兄弟姐妹在母親的呵護下成長,而且母親自少就用粵語跟我們交流,所以我們兄弟姐妹能講流利的家鄉話,還有吃著她所做的「三色蛋」、「咸魚蒸豬餅」、「祛濕粥」等華人傳統家常菜長大;逢年過節母親還做些華人應節食品給我們吃;端午節她會裹華人的粽子、新年她會曬臘肉、家裡有誰生小孩她會煮薑酒和豬腳薑醋;一些華人傳統的神誕她會準備必要的供品祭拜,甚至還會疊金銀衣紙……我母親在聊天中還能使用廣府人通用的俗語來形容一些事和物;對於華人的傳統禮儀我母親都得到祖父的真傳。我母親現在的粵語發音準確度達到90%以上,同時數十年來慣用粵語交流,現在對於一些物品的名稱我母親竟然忘記了越語怎麼說。正因為上述種種,如果不是我們主動介紹,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我母親是京族。

現在越華同胞通婚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而且在當前華人融入越南大家庭的背景下,能像我母親這樣「入家隨俗」也屬少見。也因為母親這股刻苦耐勞、好學不倦的精神,更加鞭策我們在時代的變化中更要把自己的民族傳統保存下來,尤其是不能讓下一代忘記老祖宗留下來的民族語言,因為保存好自己的民族語言,不但沒有愧對先輩,而且對將來在社會上謀生也多一個選擇機會。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