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遺憾

遺憾   李國七



從小,我就不是運動型猛男。賽跑類比賽,我跑不過人。標槍、鐵餅等運動,我扔不過人。球類,不管大球、小球,一直都沒有掌握足夠並且高人一等的技巧。沒有騰出時間來培訓、訓練,當然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因此,每一次運動會,自己注定坐定觀眾席,而不是場上競爭的一員。

自己在運動方面的短板,導致我特別欣賞並且崇拜在運動場上大顯身手的好手,總覺得那些運動好的人格外彪悍、威風。小時候如此,長大了以後,這種審美觀還是沒有改變。

小時候我們家坐落於一座上千人口的小鎮,小鎮的人口組合主要是馬來族,華裔人口不多。馬來族多半務農或者做散工,而華裔,清一色做生意,霸佔小鎮主要馬路兩邊的主要商鋪,從雜貨店、販賣電器、辦腳車店,甚至開咖啡店等,一律齊全。馬來族商鋪不過區區幾家,專門販賣馬來飯。

不知道是否因為民族性還是職業導因,父母親忙碌做生意的家庭,小孩往往給拉來幫忙,因此花在運動場上的時間有限,結果,當然也沒有幾個華裔小孩是運動型猛男美女,反而馬來族、馬來妹子看起來有那麼一點運動細胞。不止每次學校運動會上,區域或者州級別的運動會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馬來仔與馬來妹子,幾乎是他們的芳草地。就連代表小鎮、我們所在的州,甚至國家,也出了幾位短跑、中程賽跑好手。當時,我還相信,因為馬來仔在學習方面不行,上天比較公平,讓他們具備另一方面的天賦,個個都變成運動好手。

上了中學,因為小鎮學校條件不夠,不能開辦更高的班次,我們必須轉到附近一座小城上學。小城規模 比小鎮遠遠大了不少,華裔人口也相對比較多。可能因為人口多了,這些華裔也不完全是商人了,而是多了小販、木匠等向勞動傾斜的職業。不知道是否因為家長職業的關係,我身邊開始多了不少運動型的華裔猛男美女。

搬到小城唸書,從學校運動會,一直到小城盛大比賽,運動場上奔竄的、競技的,已經不是單一族群,而是各族下場競賽。我對族群與運動的關係,開始出現全新的一種認識與認知,我的價值觀第一次轉變,那就是運動細胞其實與族群無關。

可惜,我還是沒有發掘自己在這方面的天賦。每一次與運動有關的盛會,自己還是注定旁觀。就是到了今天,還是沒有,我想年齡越大,也就不可能再有了,究竟,體力類活動,注定牽扯到年級。事實就是如此,我是沒有能力改變,是了然也是時候接受自己的短板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還是免不了有點遺憾。好像錯過了某些生命中的美好與有趣,而這些美好與有趣,嚴格意義上,注定與我無緣。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