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一條河流過

一條河流過     李國七



我並沒有及時觀賞《A River Runs Through It》這部92年推出的電影。不過,之前我是看過那部Norman Maclean的自傳式小說。從小說到電影的跨越,我習慣性地很少輕易踏足,因為很多小說拍成電影,效果通常帶來失望與期望值的落差。有時是選角,有時是刪減情節,有時是音樂或者拍攝弊端,導致小說原味嚴重缺失。

《A River Runs Through It》堪稱名著,無論是小說,還是電影,名字自然少不了翻譯。翻譯版本還真的不少,有人叫《大河之戀》,有人稱作《一江流過水悠悠》,有人命名為《悠悠大河》等。不過,我更加喜歡它原來的英文名字《A River Runs Through It》。

觀看電影版本《A River Runs Through It》應該是前幾年的事,當時我媽已經逝世,辦完喪事,我回歸原貌生活不久,工作就出現變更,導致出現挺長一段空擋,閑來無事就開始重溫看過的、想看而沒有時間看的電影、看書、寫作等。但是,心情,就是一直靜不下來。一些電影,重溫以後覺得無論情節還是節奏比不上以前觀看時候精彩,一些書總是覺得磨磨唧唧、反復嘮叨...然後,我打開了電影《A River Runs Through It》。

可能有所感有所思,那部電影,宛如一場與故人的重逢,娓娓訴說的情節,從音樂開場到劇情落幕,我一直濕著眼眶。那部電影,深深地觸及我心底柔軟之處。或者,我媽我爸都不在了。或者,年齡增長,心靈愈發柔軟,更加能夠瞭解電影與書本裡描繪的感情、情感與人性的關聯關係。特別是電影末端的一句話:“我們全心全意愛著、哪怕我們並不完全瞭解的人,親人,愛人,或是朋友。”(“We can love completely without complete understanding.”)

不過,其中最大的原因我是知道的。小時候,我們家就背靠河流,從洗澡、洗滌、方便等生活用水都依靠那條河。河流還提供魚蝦等各種生物,河岸的潮濕地帶衍生著筍、菇菌類以及蕨菜。這個生態圈,恰恰就是人類生活的必需品。圍繞著河流的各種傳說更是不少,水鬼、龍、怪物等,足夠退休老頭們吸引一堆小孩打發他們的漫長無聊時間。那條河,絕對霸佔我的記憶疆土組成。就是現在,有人問起小時候,我總會懷舊地強調:“那條把馬來半島與泰國隔開的邊界河是湍急的、豐盛的。”

記憶裡的河,總是按照它地理位置、季節等自然賦予的自然條件流動、遊動。小時候的現代化與城市化程度不高,一群小孩的生活就圍繞著河流兜轉。有時是清晨洗滌需要,有時到河裡或者河邊玩耍、戲水,有時放學回家的黃昏,在水邊看夕陽,遠處波光搖曳。觀看電影《A River Runs Through It》,電影裡兄弟倆堅定地站在大河中,Paul 拋出的魚線,帶著他的獨創節奏,在山林河道間勾勒出優雅的弧線。此刻的Paul,儼然是神締造的藝術品。觀看電影,畫面莫名又很自然地帶我回歸小時候的記憶。

電影、記憶,幾乎渾然一體。我想起小時候跟隨大哥到河河邊尋找食材的片段。我哥,屬於規矩型,他念完博士,在大學裡教書,而我,選擇流動奔波的職業。選擇項的差異,帶出不同的生活版本。但是,我們,其實跟Paul一樣,都是神奇個體,絕美而又獨一無二,就像在光影下綻放的每一片水花。宛如水花,我們雀躍著,或擁抱、或擦肩、或交融、或分離。可到最後,終又彙聚成奔流的大河,流淌過生命的漫長歲月。

《 A River Runs Through It》,就如Mark Isham配樂的歌曲:“河水輕輕的穿過,沖刷腳下的岩石,這聲響訴說著它們的故事。”

這些感觸,很想跟你分享。但是,我抬起頭來,你不在,公寓只剩一片空寂。我在想,你是嚴重缺水西北原上的孩子,你面見的,不是塵埃,就是枯竭的泉眼,就是有河流,不過是無力的枯水河,引用河流的意象講述感情與生命,你可能聽不懂。

關於《A River Runs Through It》,我很想跟你分享的,就是這個人世間明顯有兩種人。一種人一輩子循規蹈矩地生活,長大後勤勤懇懇工作,然後娶妻生子,過著平淡穩定的生活。另一種人自由奔放,不受約束,隨心所欲地讓生命活出精彩,一輩子就像就像過山車充滿了跌宕起伏,刺激而且可能短暫。但是,無論是平淡穩定或者刺激精彩,最後就像大河流勢,勢必流過、流逝。這兩種人,以他們不同的愛在生活中永遠並存。

我想告訴你,職業帶我走上顛簸遷徙,但是,基因深層的我,其實是循規蹈矩的人,特別是遇見你與你在一起以後,我只想跟你過平淡安穩的日子。平淡安穩,讓歲月的河以它的流勢流淌,一輩子。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