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歲月

歲月    李國七



朋友承擔信使傳遞:某某某逝世
原因忽略不提,但“逝世”兩字仍狠狠痛擊
有人說“家有老不出遠門”,語調趨近安靜
坐望雲舒雲卷,無所得所失
那是我閩清表弟常規性平緩講述
頓念及回歸甘南與你團聚的遊蕩光影
山泉,流淌聲響或者枯竭寂靜
泥路盡頭偶見零星雛菊借道苜蓿冒頭
翻過此塬又現另一土堆,土堆層疊
大雨傾盆刷過,滑坡倒塌的又另起一爐灶
世代父老成熟於此,唯獨埋得淺或是更深
偶爾特例烈士或滯留他方立一孤碑倔犟望鄉
有人暢談全域旅遊與提振綠色經濟
話至此,頓覺顛覆預估的事忒多
對峙方式是急躁倉促翻篇
緊迫卻流於能力權勢之外的
你和我,我或你,我們繼續困守無奈
夏雨是灑落,先是滯留樹梢枝葉
風一抖,掉到年輕環衛髮上肩膀與禁慾的臉龐
濕漉身體與臉龐,與黑色是利益共同體
此刻,想到靠他不靠他的強原則性小姑娘
職位高或者直接領導,有啥了不起
姑娘就是不靠,臉龐忽明忽暗
歲月看似漫長事實極為短暫
乾脆隨著性子瀟灑踏步前去
順延王菲那英以一盞燈高歌:嗚嗚哇哇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