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多年以後

多年以後      李國七



趕早,細雨更早已放肆揮灑
輕觸撿掃落葉環衛的肩膀
先是組織潮濕再激發濕漉
突然我想起中南半島無盡的雨
與旱雨兩季輪迴往返交叉上色
那些義無反顧的雨,一樣的
與黑漆眼瞳撰寫希望,還有夢
夢,帶有翅膀註定遠走高飛
一切都可以輕易理解並如順利解讀的
打那年一時痛快或者毫無選擇
一次違背人道的大規模洗牌洗禮
猶如湍急或者緩慢的湄公河
在沒注入海洋之前總是完成無數折騰
摧毀與養育的人群,沿於歷史
前後關係擬定文化,或者,更早之前
基因註定的割裂與劃分,思索是萬里長
我在走的路,瞬間已經風歇雨息
只剩玉蘭集結桂花的濃郁濕香
陪我走一程反思追溯的路
當年靠海漂航到澳洲,那些熱情款待的夜晚
談論文學還有南來的路
一次義無反顧的投奔或者博運
螻蟻務必採納的政策與博弈結果
多年以後,唯獨能夠呼籲的
便是寫詩,以詩完成一次敬禮或者憑吊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