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櫻桃小丸子

櫻桃小丸子    李國七



本來沒有注意到《櫻桃小丸子》,近期一個朋友不斷吹風,我於是查詢了一下。資料顯示,每週日黃金時段下午六點鐘準時在日本富士電視台進行連載熱播的《櫻桃小丸子》,足夠擠進全球知名度最高並最具影響力的動漫作品的行列。連續二十多年高居日本動漫收視率的前三名,到2013年已經超過1000集,它可以說是全日本男女老少心目中最接近滿足全國民需要的生活型動漫。

《櫻桃小丸子》有紙質漫畫,也藉助影視播放,至少我的朋友認為,作品是以作家童年生活作為藍本,情節圍繞小丸子、小丸子家人和同學們開展,講述親情、友誼或者生活中發生的一些小事。

我的朋友還強調說《櫻桃小丸子》是一部懷舊動漫,內容描繪的是日本70年代的樸實小鎮與居民,在小細節上,通過作品,看得到屋子外面的田野風景,屋內還有轉盤電話。提到人物,朋友補充說,作為父親的廣志總是一邊和啤酒一邊觀看過時的綜藝節目,而身為爺爺的友藏最愛山口百惠等。朋友認定是全方位有目的性的創作,既有市場意識,又具備人文關懷因素,動漫的成功,絕對並不偶然。

聽了,我不自覺地笑了出來。我不確定作家的初衷與成功的關聯關係,也不知道別人怎麼看待這種論述。但是,對於懷舊,我一直認為懷舊必須進行科學分類、歸類並且每個人的懷舊對象都挺個性化。有人為了景物,有人選擇飲食,有人傾向於影視。比如我,在電視劇、漫畫這兩個方面,我的懷舊是與DC、漫威出版的、關於Mutant、超人、超女等系列。

喜歡DC與漫威動漫,跟朋友強調的因素是沒有多大關係,主要的,還是人物造型的塑造、節奏、故事情節等,給當時的我幻想的空間。我認為的懷舊,數年前卻被一群年輕人推翻。這些我新認識的年輕人,並不認為我喜歡DC或者漫威漫畫是一種懷舊。他們強調DC與漫威作品系列是跨時代的,因此也就沒有懷舊的說法。

我是偶爾觀看《櫻桃小丸子》,與我的朋友不同,這部系列性的漫畫,卻沒有吸引我,甭說是上癮了。日本漫畫或者動漫中,無論是紙質還是已經拍成電視劇的,我喜歡的長龍中並沒有《櫻桃小丸子》。從小時候的《奧特曼》、小恐龍、一直挺進到《天才小釣手》、《愛與誠》、柴門文的《東京愛情故事》、《愛的白皮書》等,一直都沒有出現過《櫻桃小丸子》。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