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折疊時間與我的愛

折疊時間與我的愛    李國七



我,或者是你,我們都沉浸在時間長河裡,沉浸,代表必然需要經歷生老病死的枯榮歲月。與你比較,我年齡較長,自然比你更有闡述時間的資格。

你喜歡強調,時間就是一條直線直直地殺過去,走到哪兒是哪兒,沒有回頭餘地也不可能回頭。某一個緯度,我是挺認同認可你的說法。然而,從際遇與機遇考慮,時間這條主線,卻有各種分支、分叉與分歧。此類突發事件,不經意地讓我們滯留,或者從此走上另一個岔口,不同的沿途風景、考驗與考核,導致不一樣的結果或者結局。

時間可能是一條直線,但是,在時間河川發生的事故與故事,卻充滿迂迴與轉折。有時,我甚而懷疑,在際遇與機遇中,時間莫名其妙地被扭曲了,導致出現很多想象不到的時空交叉或者重疊。

就在時間這條長河裡,我們經歷著時空的交接與交錯,或者是相遇而相愛,或者是遺憾地擦肩而過,或者是在離異以後,相互譴責與責怪。良心的良知,在醒覺過錯與錯過,可能懺悔或者是飽受思念煎熬。此時此刻,我們的過去與現在,其實是在相互折疊輪換,當時的時間是不在了,可是,感覺經過時間的醞釀或者醃製,反而多出許多莫名其妙的元素和因素。

中國傳統說法是緣份,佛家說法是因果,以西方理論解讀,就是幾率或者概率。這個幾率或者概率到底有多大呢?大概沒人有精準答案。

講述愛與確認愛的那一天,相信我們都渴望並且希望許諾永遠。當然,這個永遠,不過是我們的主觀願望,而不是客觀事實。我們渴望的永遠,排除一切考驗與考核因素,還是有一定的時限。

短暫離別的時刻到了,不能確定你的感受,但是,我個人覺得思念時光異常地漫長。美好的回憶,與孤獨寂寞做出強烈對比,帶給我倍加的煎熬。

我是切切地渴望跟你共享一個美好而漫長的未來,然而,在時間長河裡流淌,際遇與機遇卻不曾止息地折騰折疊,我理想中的美好而幸福未來,出奇地脆弱而縹緲,一切與許諾相關的誓言,聽起來無比地蒼白而毫無色彩。

前段時間,我看過英國物理學家巴布雅的《時間的終結》。書裡表示,時間的存在,受限於目前人類的狹隘認識與知識,不過是暫時借用一種非科學的度量方式。季節遷徙,日升月落,人類衰老病逝,一切必然的推延推移,跟時間或者空間,并沒有直接關係。一切流逝或者變遷當中,時間或者空間,沒有直接參與或者介入,不過是一個旁觀見證者。

據巴布雅理論,天下萬物,就是宇宙與人類,只有現在,并沒有我們以為的過去或者未來。永恆的現在,就涵蓋了從前和未來。他強調,現在,亦是永遠。時間的流逝,不過是我們的錯覺或者願意相信的表象。

遇見之前,我們各自生活,那是尚未邂逅的以前。遇見以後相愛了,我們的相聚是以前亦是未來。縱使某一天必須分開、離別,各自天涯,借用布布倫對時間的度量,我們其實仍然在一起。

以這種理論解釋愛情,我們應該感覺十分幸福,並且繼續感覺幸福下去。時間是永遠而永恆的,只不過,過程中我們的肉體勢必腐蝕敗亡。時間繼續做冷靜的旁觀見證者,我們卻逐漸腐蝕、敗壞。時間當中,我只能通過感覺企圖折疊時間與我的愛,因為愈加了解短暫的恆溫,我覺得我們更應該珍惜現在。

時間可能不朽,但是,愛或者我們,絕對不會重來或者重複。就是重來或者重複,已經不是當初的我們,或者承載著同一種愛。你現在或者不懂,我只能希望,你不會等到太遲了的時候,才學會並且懂得。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