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我媽的咖喱

我媽的咖喱   李國七



我媽這一輩子,就是沒有自信女人的代言人。或者是跟她出生與成長的年代有關,那個時代,女人總是扮演附庸的角色,無論在家裡或者社會中,總是沒有自己一個明確與明顯的定位與位子。唯獨提到廚藝,我這位媽媽,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價值。老人家是喜歡煮,對自己烹飪的食物,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煮歸煮,對吃,很多道菜餚當中,自己往往只是吃上那麼兩、三口。

我媽喜歡煮,馬來菜式、印度餐、印尼菜、泰菜、娘惹菜、潮州菜、粵菜等,全是老人家展示廚藝天賦的舞台。小時候吃我媽烹煮的菜餚長大,可能那個時候食物不是生活重心,少年時期離開家在外面生活的歲月,對我媽樂樂稱道的手藝,完全沒有特殊感覺、惦記或者懷念。有得吃,就吃。沒有得吃,也不去追思與追究。在最懷念家鄉菜的時光,就到比如唐人街或者印度人多的亞洲人群聚集地,尋找一些調料,回家動手自己烹煮。與好吃可能不能掛號,但是,總是會與家鄉味蕾沾點邊。

許多年過去,工作與進修的忙碌,時間是永遠不經用亦是不夠用,對我媽拿手菜餚的懷念與惦記,愈行愈遠愈無聲,也沒有感覺特別地失落或者遺失的遺憾。

等到我回返亞洲陸地上,際遇與生活走進快速迭代模式,飛快渡過東南亞日子,接著就是到中國大陸任職,那個時候父親交通意外逝世,沒有選擇決定把母親接到上海爾後到北京安家,開始時候自己忙沒有注意,我媽逝世以後,我才猝然發現,我媽的手藝,竟然走進群眾,成了群眾歡迎項。

我媽的廚藝天賦,除了在控火、調味份量與搭配等,還具備“捨”的大方與大氣。購買食材,我媽講究新鮮、時令,價格不是主要考慮因素。比如採買浙江響雷筍,必須等最適中的季節購買,買回來的新筍,我媽挑選的,只是筍尖最嫩的部分,若不是我在家進行有效監督,80%以上的食材,肯定會進入垃圾箱,成為生活垃圾的一部分。其他蔬菜也是一樣,老葉、老硬部分、壓壞或者泛黃部分,全是我媽去除的部分。總結我媽的選材結論,這些食材,不僅僅是講究新鮮,還得從中挑選精華部分。

回頭審視,我媽的這種習慣,並非今天才開始的。記得當年,就是我們家經濟方面最窮最白的時期,我媽也從來沒有在吃喝方面虧待過自己與家人。就是家裡沒有餘糧,我媽懂得自己動手栽種,或者她老人家人緣好,知道她的習慣,鄰居或者朋友總會把精華食材免費遞過來,滿足我媽這方面的取向。

我媽烹飪的菜式特別多元化並且多樣化,但是,可能異國風味特殊吸引力的關係,我中國的小兄弟與朋友們,對我媽的各種菜餚中,印象最為深刻的,卻是咖喱的味道。記得那年把我媽送回馬來半島之後,每一次朋友或者小兄弟到了我家,總探問我媽什麼時候“回來”,接下來,吻合我的猜想與想象力,他們會表態說:“不知道什麼時候阿姨再回來,很久沒有品嘗阿姨烹煮的咖喱了。”

當時,我媽已經患病逝世,我沒有及時發出訃告,他們並不知道那個消息,見面時候,還口口聲聲希望再次品嘗我媽烹飪的咖喱。

這一點,我是感覺相當地慚愧,我對我媽的咖喱,竟然沒有深刻的印象,倒是那些身邊的中國朋友,就是到了今日今時,還是念念不忘。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