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煙火

煙火    ■李國七



很多事情想想就算了。手足一場
就像機油滲進管道
跡痕不能搽乾淨
衍生出來的急躁不安就像定框畫面
去年某日閱讀年輕時候寫就的文章
裡頭記錄這輩子的來時路
聯想逐漸陳舊的身體
想到暫時停歇
但是依舊必須繼續到死亡
自己的面孔 – 我相信開著一朵美麗的花
開著詩般的美好
花開花會凋零
詩,應該可以延續到永恆
是否我應該複習詩的生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