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青春踉蹌

青春踉蹌     ■李國七


我準備前往更加偏遠的小鎮。那座起點的小鎮是高鐵還沒有經過的車站。小鎮不大,車站也很小,抵達時候,站外零星站或坐著幾個人,不知道是來等車、送行,還是截留旅館安排住宿的托兒,彼此之間沒有對話,不知道是因為相互陌生還是沒有交談的必要。不時有人提起手機,不知道是在對照火車到站的時刻,還是全副精神跟手機遊戲搏鬥。當時雨雪剛過,小站磨光的碎石地板被雨雪覆蓋,顯露的邊邊角角,略微深色,仿佛被水漬或雨雪滲進。小站處於西北地方,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想起日本青春電影中那種緣份聚散的小站。還好某人不在,在的話,我肯定會讓他數落一頓。

雨雪的剛剛刷過小站,小站裡裡外外帶著雨雪的寒意。屋簷是被雨雪刮乾淨了,看不到屋簷的深層本色。牆壁不知道是忘了刷洗,還是刻意讓它如此,我幾乎看得到青苔的黑綠色。在這兒,時間幾乎滯停。我是知道一些小鎮已經被繁華忽略,就連它的原住民,也為了更美好的生活,紛紛棄鎮出走,究竟,財富與資源的累積有對比性。在一些繁華的眾城,財富積累的時間段特別快,而在被建設遺忘的小鎮,往往與財富累積擦肩而過。我打開筆記型電腦,試圖連上Wifi,當然,我知道在這種地方,有Wifi的幾率很低。當然,我一點也不擔心,我還有手機,手機熱點一定穩妥的把我帶到虛擬世界。我想不到的是,就連這座偏遠的小鎮,一樣有Wifi,我終於見識互聯網的覆蓋範疇了。

查了查車票,我進站檢票。站內依然冷清。大概不是春運期間,也不是什麼長假,疏疏落落的幾個人,各自守著手機,沉溺於手機裡的虛擬世界。現在現代化的車站,總把人收進一個特殊的空間,送別或沒有遠行的人在外頭,準備離開的人在裡頭,兩個世界相隔一個空間。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以前那種開放似的車站。送別的人湧進月臺上,哭哭啼啼或臨別依依的黯然神傷。還有一些遲到的人,到了火車開出了月臺,才擺脫各種牽絆,進到月臺裡,他們唯有追著漸快離去的火車奔跑,他們的奔跑,總讓我聯想青春就在踉蹌那刻,帶著悵然後悔,永遠地落在後頭。現在,那些我假設的場景全都不存在了。遲到的人,一概不准進站,也沒有追逐遠去列車的可能性。這些遲到的人,有序的到改簽或換票,一切按部就班的進行著。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