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似水年華

似水年華   李國七



對已經沒有青春的我,事實上已經不合適談論青春。但是,我身邊的朋友還是問:“青春是什麼?好不好我們離開家到異地飄蕩、漂泊,在青春還沒過去之前,盡情盡興的活一回?

他們全是90後青年,沐浴著青春閃亮的光年,應該最瞭解青春是什麼。不過,也可能人在青春湍急的河川當中汲泳,反而更加容易迷茫。也可能進入2017年,00後青少年們已經紛紛出現,取代了他們原來的位子,就是尚未真正老去,感覺上卻已垂老,能夠捉住的,不過是過去中的青春尾巴。更可能家裡經濟環境比較好,沒有太大的求生求存壓力,他們可以盡情、忘情的啃老。這種生活過久了,總會莫名其妙的感覺煩躁、鬱悶,開始湧現生活在他方極之浪漫也渴望到處流浪的錯覺。

那個夜晚,他們邀我出席,大家一起喝酒、吃烤串、談自認的理想與夢。

“希望青春不再留白。”有人說。

“不想浪費青春。”另一些人說。

夏天的夜是滾燙的,年輕的臉是充滿了憧憬與渴望。總而言之,就是渴望活出豐滿飽滿的一生。

告別90後朋友的聚會回家,走在燈火璀璨的街頭,到處都是光著上半身的小青年,我禁不住想起自己遠逝的青春歲月。我的青春歲月,應該是70年代與80年代。那個時代,也是文青、民歌以及夢想到處去流浪的年代。身邊的很多朋友毫無節約的揮霍他們的青春,在那些酒吧、黑街、遙遠的地方尋覓夢與理想。那時候的我,卻非常理性的讀書、工作、賺錢、儲蓄等,沒有讓自己的青春與任何浪費扯上關係。不經意間,我的青春已經變成過去式,而且不是動詞或現在詞,而是完完全全的過去詞。我是喜歡王家衛的電影,但,不管是《阿飛的故事》、《重慶森林》等的回憶色彩讓我十分迷戀、迷念,但是,就是到了今天,我還是不習慣回憶。我更加不相信追憶似水年華的那一套。

我從來不是那種一個人生活的悲情浪子。我喜歡錢,並且務實的住在舒適的公寓或房子,千萬別叫我一個人在異鄉的街道晃走,就是有人強調時間不斷的在我身後漸漸崩解、塌落,慫恿我改變生活方式,我依然義無反顧的按照自己的習慣,穩健的往前走。或者沒有別人的無悔、激越或激情,但屬於我的保守與本分,也是我的青春色彩。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