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失焦

失焦   李國七



最近在北方做專案,客戶安排住宿的地方是半山腰一整排的宿舍類建築。房間並沒有門,只單純依靠一條薄薄的窗簾,算是創造隱匿空間,給住在裡頭的人一定的隱私環境。

那一天剛好是週末,我走過時候,那條薄薄的窗簾剛好給捲了起來,看得到宿舍裡的全幅景觀。那天,他只穿一件底褲,坐在靠窗的淩亂桌子上面,腳丫子搭在窗緣上。相對赤裸身體的完美線條,充分展現出一個青春男人的絕對美感。雖然沒有西方男性的凹凸立體感,不過,經過長期勞動的成果,肌肉分佈的相對平均,線條也相當清楚分明,有點像游泳選手的身段。那種身段是我一輩子渴望擁有而一直不曾擁有的線條。

我走過時,他沒有注意,專注的望著窗外,仿如某一張定格的電影膠捲,不知道窗外那副風景讓他那麼沉迷、沉溺。讓他沉迷、沉溺的,難道是那家的小姑娘,還是特定的情節、情景?窗內外無比的喧鬧,因為修路的拖拉機、鏟車等正製造出喧嚷聲,其他宿舍裡有家庭的小孩放肆的追逐嬉鬧,一些房間裡的電視正在播映著各種各樣的噪音……他定焦窗外,而我定焦他,我們都沒有融入主題風景,我們幾乎與大環境的各種情節暫時脫節、脫軌。對,就是有種失焦的感覺。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與我,幾乎同時回過神來。在我沒有開口解釋之前,他尷尬的對著我微笑,說:“大哥,對不起,衣衫不整,忘了穿衣服。”

他其實不需要跟我道歉,需要道歉的人,應該是我,我才是闖入他的聚焦裡邊的那個人。

我還沒開口,他急忙對我說:“最近時常走神。想多了。”

那一天,我們第一次交談。他說他來自甘肅,甘肅地方窮,工作機會不多,所以離鄉背井來到東北討生活。他說:“現在已經兩個月不發薪水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好。”

原來,他聚焦的,與我想像的完全是兩碼子的事。

不過,他說的也沒錯,大家都需要養家糊口,不管出賣勞動力還是知識、技能,大家謀的不過是一筆可以拿回家的的錢。這麼欠著薪水,真的不是什麼好習慣。可惜,我幫不了他什麼忙,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幫忙他。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