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同性同行

同性同行   李國七



我看電影的口味比較雜,不管科幻、喜劇、戰爭、悲劇等題材,我都可以接受,就連同性戀電影,也從來不排斥。電影嘛,只要拍得好,就是好電影。觀賞習慣也特別另類,喜歡在同個時期觀看同一個題材的電影。針對這一點,我家裡的小妹就時常說:“怪人的奇怪習慣!”

有一陣子,我主攻同性戀電影,通過網上的搜尋引擎,把被列為好的同性戀電影一部一部的觀看。老實說,拍得好的同性戀電影,真的不多。可能是這種偏門的題材比較難以掌握,偶爾有點瑕疵,就拍偏了,很難達到雅俗共賞的地步。我定義一部好的電影,先是情節比較好、故事必須感人、演員、景色甚而音樂的搭配,一樣都不能少。當然,我不是一位合格的影評專家,有時候我喜歡的電影,未必是普遍被認可的好電影。

就拿同性戀電影作為例子,我認為整體上好的同性戀電影只有幾部。香港方面的,有楊凡執導的《美少年之戀》。美國的,有Tom Hank主演的《費城》與李安的《斷背山》。我發現,就是到了今天,同性戀題材電影展示的,普遍上都是悲劇。年輕時候,我可能會喜歡這種結局,覺得愛又不能愛以及走不到最後的愛,絕得的唯美與浪漫。除了這些電影,最近在朋友的推薦之下,還看了泰國同性戀題材電影《暹羅之戀》。

看《暹羅之戀》,我是先喜歡電影裡的歌曲,後來才喜歡上那部泰國同志電影。那部在亞洲紅極一時的《暹羅之戀》,主要賣點是兩個青春帥氣的少年。電影情節從其中一位的寂寞童年開始說起。那位從小寄養在嫲嫲家的少年,從小就內向,在嫲嫲的薰陶之下,對音樂有很濃厚的興趣。長大以後,除了與正常少年一起上學,就是寫歌、唱歌。另一位少年,小時候因為姐姐到泰國北部旅行走失而父母親到那個北部小鎮尋找姐姐,暫時寄居在愛好音樂的少年家裡。好感是悄悄的開始,只是雙方都不知道那種好感可以走到哪兒。中學時期,機緣巧合,雙方又見了面,感情逐漸發展到主流社會不可接受的那一步。故事情節極為簡單,轉捩點在於兩個感情初步萌芽的人,最後不能走在一起。雖然泰國是一個可以允許變性者存在的國度,可見主流社會還是排斥同性戀、不能接受同性戀。

這種情況,換到馬來西亞等遵從回教法規的國家,同性戀的命運肯定更加坎坷。在背光的角落存在是一回事,堂堂正正走在陽光底下宣誓,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個介紹我看同性戀電影的朋友問:“中國大陸呢?”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在我周邊出現的人,普遍上是主流社會的一份子,大家主要談的是經濟、人民幣以及如何賺取更多的錢,感情因素很少觸及。在這個連異性戀也很難走到最後的國度,我相信,同性戀這種同行,更加脆弱與禁不住考驗。當然,這也可能是我片面的認識,因為不少朋友強調:“在雲南,特別是麗江,一堆同性戀者火熱的同行同住,誰也不管他們。”

我沒有見證過,不過,我相信朋友的話。至於這些人能夠不能夠走到最後,還得讓時間來考驗。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