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晨光中的擁吻

晨光中的擁吻   李國七



年輕時代的我,一點也沒有浪漫情懷,或許因為家庭經濟環境非常尷尬,滿腦子都是讀書、賺錢,以自己能力所及,希望儘快改變出生。那個時候,從來沒有經歷過浪漫或轟烈的戀情,就是認識物件,更多考慮家裡的接受程度,還有成家以後的日子怎麼過。當然,當時也沒有考慮過物件不對可以換的可能性。

來了中國,認識了不少人,無論是年輕、壯年或老齡人,我發現,中國人對情愛與性愛的開放,遠遠比我想像的寬、大。他們不斷的戀愛、不斷的換物件,無論是那個年紀,就是樂之不疲。

有段時間,我租了一間兩戶合租的公寓,一邊兩室一廳、一衛、一廚是我租下來的,另一邊開放似的一室一衛讓一對年輕男女租下來。我這邊窗戶比較多,隔壁的公寓仿佛沒有窗戶,交換室內室外的空氣,就依靠旋轉時嘎嘎作響的抽風機。印象中,他們那邊也沒有空調,還好北京有中央空暖設備,否則嚴寒的冬天,他們時時刻刻會給凍死。可能因為他們屋裡設備與空氣不好,除了睡覺時間,那對年輕男女喜歡在呆在走廊上進行各種活動。為了方便活動,他們甚至搬了一張張沙發擱在走廊邊上。因為共用同一個出入走廊,每次出入,幾乎可以透視兩戶人家在走廊上的一舉一動。從他們在走廊上包括一起折疊衣服、整理文檔等活動,我相信,他們是深愛中的年輕男女。

某個冬天的寒冷清晨,應該還沒到早上六點,我趕早上班,因為我這邊的門打開了,從我這邊的窗戶投射進來的晨光照滿了走廊,我突然看到那對男女忘我的在晨光中擁吻。當時我第一反應就是我媽與小孩看到了怎麼辦?畢竟,我們算是比較保守的人家。不過,我很快的告訴自己,我媽與小孩還在沉睡,等老人家與小孩醒過來,這對沉溺於愛河中的情侶,大概也上班去了。同時,我不斷的提醒自己:“你不做與認為不妥的事,不等於別人不能做。”

上班的路上,走在寒風中,我禁不住羡慕起那對深愛中的年輕男女。他們擁有愛、正在經歷愛,忘形、忘我一點也不是什麼不妥的事。

那天回到家,我們剛剛吃完晚餐,雜亂的餐桌還來不及收拾,對面的男孩沒敲門卻走了進來,說:“哥,我可以在你們家吃頓飯嗎?”

“怎麼啦?發生了什麼事?”我有點吃驚。早上我剛剛看到他與他情人在晨光裡擁吻,晚上怎麼淪落到我們家裡來蹭飯吃?

“她不要我了。”他說:“今早是吻別。”

原來早上我看到的神情擁抱,其實是分手的章節。那個夜晚,男孩草率的吃著我們家裡的剩菜剩飯。從那天開始,也是他到我們家蹭飯的開始,一直到找到新的女朋友,才結束蹭飯日子。然後,失戀後又過來蹭飯,周而復始。周而復始的,也包括了晨光中的擁吻。只不過,晨光中的擁吻,有時候是熱戀中的情不自禁,有時候是分手前的樂章。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