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
       (現居越南胡志明市)
更多>>>   
故人◎逝者已矣?——記一件平凡得不平凡的事

逝者已矣?      故人



——記一件平凡得不平凡的事
    
有一天,午睡起來,習慣沏一壺茶,開始瀏覽手機。

從臉書信息上標示:有一則謝振煜的留言

「你有保存以前湄江吟社的詩刊嗎?裡面是否有曹信夫的作品?」

 哦!湄江吟社、曹信夫?雖然曹夫子逝世沒幾年,但這兩個漸漸給人們淡忘的名字,今天竟然浮現出來。

「我有保存全部湄江的詩刊,裡面當然有一些曹夫子的詩作和墨寶。」我據實回答。

「你給我把曹信夫的作品全部摘下來,我要為他出一本書。」

摘下曹詩?出一本書?這種沒有人肯幹的傻事,居然有一個老人家肯扛起來。

我感動得馬上從書櫃裡捜出所有的湄江詩刊,尋找刊内所有曹夫子的作品,約四十餘首。我用手機攝影存檔。

「明天下午五點,您來寶平吃飯,順便驗收曹詩。」

「很好,讓我們為詩壇做一件好事,先謝謝你!」

翌日依時赴約,從我的手機相冊中看到一篇篇曹詩,還有曹夫子生前的墨寶,老人滿意得笑不攏嘴...

近日,從臉書的信息又通知我:「我著手編輯曹信夫的書了!你來給校對。」

來了!不是狼來了,是真的來了。日後,寂寞的越華詩壇添多一本《曹信夫詩鈔》,驅趕一下蕭瑟已久的氣氛;當您們翻閱著《曹信夫詩鈔》的時候,請記住,這都是謝振煜——謝夫子幹的好事!

最後,謹口占七絕一首,以告慰曹夫子在天之靈:

十年江水轉東西,一覺黃梁杜宇啼;
生死茫茫天註定,豹皮留取掛文奎!

                    
二零一九年六月卅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