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吳懷楚◎古道熱腸許珮詩
       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古道熱腸許珮詩

古道熱腸許珮詩    吳懷楚



自本年三月中旬時,無緣無故暈倒,糊里糊塗被人抬上了救護車,然後又無緣無故清醒過來,不藥而癒,想想也真個是莫名其妙,惟那也是四個多月前的事了。

而不想這近又鬧腳痛連綿,久站不適。雖謂:此疾患上至今亦已是長達三年之久,實不足以為怪稱奇。只每痛一回,就是痛徹心錐,那種錐心之痛,根本就是無法形容。致使我內心感覺十分難受。因至有好兩三回在臉書網上發了些微牢騷語話,同時還用上了“頑疾纏身”一詞,一時間,引發起許多臉書上的好友對我的關懷,與一欲探究我的實際病情。於是,我只好向他(她)們透述個中真實情況,而珮詩就是其中之一。她和她的先生徐世雄對我最為關切,經常不厭其煩地發短訊與我問候,以便深入瞭解情況病源。以下是珮詩拍來給我的短訊內容:

“我也希望你快點好起來,還有最好不要站立太久。是否可以把工作 時間減少些,保重身體要緊。”(七月二日)

“據我所知道,餐館最忙是星期五、六、和星期日三天、如可能的話, 不要做這三天,不然的話,腳站太久也是不好的。希望兄快點好,因為我 先生很欣賞兄的作品。”(七月三日)

珮詩在給我發了這兩則短訊後,也於是日,即時把藥物寄出與我,同時又在七月五日發來了另一則短訊云:「懷楚兄 !今天有可能你會收到我寄去給你的藥,許多人都說服用後很有效,希望能夠幫到你。一天兩次,每次三粒,服用後功效如何,好與不好,請讓我知道,如有人回越南,我會再托他買帶回來。上次我買了三十盒,都分給一些需要的朋友。」

於是,我就耐心等候這些用來救難的治療止痛藥物。到了七月七日,是星期六,我終於收到這兩盒藥。於翌日,我即時去電珮詩,將訊息告訴她知道,同時依照她的先生給我所指示的方法去服用。而事後,為了答謝珮詩,我還以《雲天遙謝鳳球兩首》為題,寫了兩首回謝的詩給她。詩云:

(一)
腳痛錐心患治煩 來回往返覓醫艱
通尋藥引無誰曉 幸有珮詩問候繁

(二)
謝過珮詩贈藥余 深銘五內答吟伊
丹城紐約關山遠 聚首何日竟不知


到了七月八日,又再收到珮詩惠來短訊:「尊敬的懷楚兄,雲天遙祝,聞兄患腳痛症,正好家中存藥對症,願兄服用後,痛患痊癒,祝福兄早日康復。」

說也果然神奇,珮詩為我寄來的這兩盒中成藥,只試服用完第一天,第二天的痛症感覺真的減輕不少。而當第二天再服用時,整日上班站著操作,雙腳竟然不再似往日感覺痛楚難當。自然這些結果,不消說,都是拜珮詩惠來的這兩盒中成藥所賜的神奇功效。見得如此光景,我立時飛快去電將此喜悅訊息告知她。跟著,珮詩回我短訊:「如此看來,我看兄的腳痛可能是職業病,因長期站著是會傷害腳的,希望這些藥能夠對兄你有所幫助。」
 
面對珮詩這一片流露無遺的真誠關懷之情,我除了感激之外,實在也不曉得該說些甚麼。

說到珮詩,她是我從未謀面,僅在臉書上神交的好友,也是來自同鄉的越南堤城。她原是出生在中國廣西的客家人,在出生後幾個月大的她,就隨父親到了越南。天性有著一顆善良心的她,在她年輕時就自我許願,希望將來能為社會多做些公益善事。而沒有想到,這廿多年來,果然真的讓她實現了她的願望,來美後的她,共領養了二十多名無所依靠的孤兒。
 
珮詩和她的先生徐世雄因政局離開越南,一九八一年抵美定居,然後夫婦倆在一九八五年,才正式搬到紐約長島買房子長住下來。至於是甚麼原因激發她夫婦倆,選擇上領養孤兒這一善舉時,據珮詩她說:在她和她先生剛搬到長島時,某年的一個冬天,看見鄰居一名被領養的小男孩,被他領養的父母鎖在家門外,在冰天雪地中無家可歸,就是由於一顆惻隱之心,致促使她與她的先生立意,決定要傾全力去幫助這些需要幫助的兒童。隨後不久,她夫婦倆就加入了寄養家庭,共同收留寄養孤兒和受虐兒童。

在徐家收留領養的孩童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九九零年,珮詩夫婦領來五個是來自越南的五兄妹。年齡最少的一個才九歲,最年長的是十六歲,而這五名兄妹也是在徐家留住下來最久的一群孤兒,長達十六年之久,在二零零六年才離開徐家,有的已成家,更有的有了自己的事業,生活聽來顯得相當不錯。徐家從開創領養收留孤兒這一慈善義舉至今,共領養了二十多名孤兒,這真是一項不簡單的善行。試想,若無相當的恆心堅持與執著,實在很難有此成效佳績。而最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每個受到徐家的領養兒女都非常乖巧和知恩,雖然人人都已搬離了徐家,所謂:“飲水思源”,因而每逢有佳節又或是假日,每個被認領養過的孤兒,都會輪番自動回來探視珮詩夫婦倆。

據所知,直至我游筆此際,仍然有兩名兄妹留在徐家。這兩名兄妹原來與母親,祖母是同住在法拉盛區,父親因意外跌倒受傷,留下終生殘疾,致照顧乏人,然後這兩名兄妹得到領養家庭妥善安排住進了徐家,在長島上學就讀。

從我綜合所得到和聽來的資訊,我對珮詩夫婦倆所作的善行義舉,萬分敬佩與欽服。珮詩在其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過:
 
“在這個世界裡,很多人都認為金錢是最重要的,而我不認為如此,也許我是一個平凡中的平凡者。因為在我人生中已體驗到及擁有過的一切,都是不能用金錢去衡量的。我希望把我的真實故事能夠將它分享開去,鼓勵更多的人幫助那些孤獨無助的兒童,給他們一個幸福溫暖的家。”

對於珮詩的這一番話,我深深的感動和有所感悟,更對珮詩而言,我對她許為“古道熱腸”那是一點都不為過。真的,因為縱觀於今這個冷酷,世態炎涼,唯利是圖的現實社會,類似珮詩與世雄兄這種熱心公益的助人精神,已不復多得多見。也正是基於此因,促使我在此執意為文,除了衷心感謝珮詩她對我的一份贈藥關愛之情,同時也更希望能夠透過我這支拙筆,為她留下點滴屬於她的浮生慈善義舉與傳奇瑣憶。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