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吳懷楚◎關於風流二字一笑解讀
       吳懷楚
       (現居美國丹佛)
更多>>>   
吳懷楚◎關於風流二字一笑解讀

關於風流二字一笑解讀    吳懷楚



不久前,我在臉書上發了一篇舊作,寫的是真實眼見的情愛故事。不想,這篇舊作竟迎來了相當的反應共鳴,同時還留下了近百條讀後的感慨評語。惟不知道,其中竟有某君為文中的男主角冠上了“風流”二字,而另一好友則批評此君,指其詮釋意解用詞不當。同時並提出了他個人的解讀,更謂此君如若不信,不妨就這“風流”二字,可請教於我。

記得年少時候,這“風流”二字,早就聽得被人們常掛在口邊,左一句風流,右一句風流。及至成長讀書,也常讀到不少用上了“風流”兩字的詩詞曲賦作品。遠如蘇軾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近如毛澤東的:「俱往矣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等。就這“風流”二字意解,有人稱它好,讚它美,常將它用對某事或人作褒揚讚許,惟相反,有些人卻說它壞,於是,就將它借來作貶義用。然則,真正所謂的“風流”,應該如何對它來作出一個合理的詮釋才是正確。

其實,“風流”二字,若是從個別字面來詮釋的話,則“風”者,空氣之流動曰:風。此外,亦可解作“風俗”。如:「聞其聲而知其風。」(見《呂氏春秋》之「音初」);還有的是,「風」與「瘋」字其意解竟是可以通用。按《韻會舉要》云:風,狂疾也;又《正字通》:別作瘋,落也。(見《呂氏春秋》之「審時篇」):「如此者不風。」至於“流”者,則作等列解。“風流”兩字,一般多指人品高潔清雅,才華出眾,學問頂高,自成一派,而又不拘泥於禮教,是謂真名士者。即光榮之意,如張說的《秦川應制詩》就有:「御前恩賜特風流。」

其次,再說到關於“風流”二字的詩詞名句或作品,自古至今,更是多得不勝枚舉。我最初讀到“風流”二字的句語,是少時從中國古代兒童啟蒙學的《增廣賢文》裡學來,是先父教我的。甚麼:「馬行無力皆因瘦,人不風流只為貧。」;「大抵選她肌骨好,不敷紅粉也風流。」還有:「紅粉佳人休便老,風流才子莫教貧。」

在上述的句子裡,使人深深的感悟到就是:「人不風流只為貧。」這句子裡的所謂“風流”,應該是作光榮、風光、光采的正面解釋。試問一個貧窮潦倒的人,又如何風流得了。而我想,也許就是因為這個道理詮釋,所以致有:「風流才子莫教貧。」之句。再下來的就是:「不敷紅粉也風流。」,意思就是說:假如一個真正擁有儀表,容顏標緻,體態豐盈美好的女子,就算她不塗脂抹粉,她都會同樣給人家一個皎好,漂亮的感覺。這裡句子的“風流”就是指作:姿態優美、清雅、高貴大方而言。

此外,還有很多古人在其詩詞中,運用這“風流”二字來作為描寫與形容某些事物的,猶如宋大詞人辛棄疾的:「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風吹去。」《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杜甫)《詠懷古蹟》,又有評林黛玉句:「身體面龐,雖怯弱不勝,卻有一段自然的風流態度。」(見《紅樓夢》)

談到“風流”二字其詞之運用,其年代應是始於「漢魏南北朝」,其詞用法有二。一是主謂結構詞,即“風”主語,“流”動作,這用法是一直沿用至今。例如漢時王粲所謂:「風流雲散」是也。到後來的宋之問的:「忽雲散而風流」皆如此同。二是引申表思,先是表流行,比如顏之推的所謂:「風流彌廣。」,惟更有講風俗的,即:「流風遺俗。」其常見於史書或筆記裡,有所謂:「風流猶存。」是也。

關於“風流”二字的演變運用,大概是自「魏晉」而後,其詞主要是用來形容「後漢魏晉」名士那種,曠古僅見的氣度。是往:飄逸、瀟灑、不拘禮法、揮灑自如這方面走的。而真正開始有現下這意思用法的,是「魏晉」時《晉書》裡說的“風流”。所謂:「六國多雄士,正始出風流。」,又劉裕所謂:「吾甚恨之,使後生不得見其風流。」由此可見,所謂:曠世之所謂名士者,其風流可知矣 !

迄至到盛唐時,“風流”這個詞語,在基本上的演繹,才又幾乎演變成為一個固定專門形容某人的超脫、玄妙、瀟灑、與飄逸的代稱。即如司空圖的所謂:「不著一字,盡得風流。」

漸漸,又直到不知何時始,這“風流”二字詞語,竟被用來作為形容男女間情愛方面的所謂:花心、多情、用情不專,甚至到尋花問柳等多方面,外在不好的形象,成為了負面的醜態描述解讀。

惟就此疑問,我想很可能是與以下的一段古籍文獻《開元天寶遺事》紀述有所關連。該文獻曰:

“長安有平康坊,妓女所居之地,京都俠少,萃集於此,兼每有新 進士以紅箋名紙遊謁其中,時人謂此坊風流藪澤。”

後因以“風流”二字指冶遊之事。而所謂:「冶遊」者,正是狎妓之意解。自是,舉凡 嗜好狎妓之男士,都被冠上了“風流”二字,永遠休想脫得了關係。而也正因此,我們才常 有聽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口頭上句語。

惟這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句語之流行,還是有它不簡單的出處。因之,順 便我也想在此,對它的出處來作個完滿交代,同時,也當作是對本文畫上一個終結號。

說到它的出處有二個。一個是出自元朝著名女戲曲家珠簾鏽所填的一闕長調元曲《醉西 施》,其曲全文如下:

“檢點舊風流,近日來漸覺小蠻腰瘦。想當初萬種恩情,到如今反 做了一場僝愁(人旁)。害得我柳眉顰秋波水溜,淚滴青衫袖,似桃花 帶雨胭脂透。綠肥紅瘦,正是愁時候。

風柔,簾垂玉鉤。怕雙雙燕子,兩兩鶯儔,對對時相守。薄情在 何處秦樓?贏得舊病加新病,新愁擁舊愁。雲山滿目,羞上晚妝樓。
花含笑,柳拜羞。舞場何處繫離愁?欲傳尺素仗誰修?把相思一筆 都勾,見淒涼荒草增上萬千愁。休、休,腸斷湘江欲盡頭。

寂寞幾時休,盼音書天際頭。加人病黃柳枝頭,助人愁渭城衰柳。
滿眼春江都是淚,也流不盡許多愁。若得歸來後,同行共止,便是牡丹 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東風一夜輕寒透,報道桃花逐水流,莫學東君不 轉頭。”


此外,還有另一個出處就是,明代戲曲家湯顯祖的《牡丹亭》。其文如下:

問君何所欲 問君何所求
牡丹花下死 做鬼也風流
君亦無所欲 君亦無所求
不讓寂寞女 入帳解千愁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於一笑齋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