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聲詩社 - 冬夢◎集體創作★尋聲10周年誌慶暨詩圖擺設第21期特輯(1)
       冬夢
       (現居香港)
更多>>>   
冬夢◎集體創作★尋聲10周年誌慶暨詩圖擺設第21期特輯(1)

尋聲10周年誌慶暨詩圖擺設第21期特輯(1)




當年蒙美國德克薩斯州(Texas)華文報《中南報》借出
版位期間共刊出尋聲特輯108期直至2005年年底因報館
股東跟管理層未能協調方結束。


冬夢●天涯有夢

---尋聲詩社十周年感言

最近和一位認識多年的內地學者聚晤,水暖茶香之際他驀地問我:「尋聲在這十年間,你個人的得失感受如何?」

聽了這一句話,我感覺好像被他用手將一粒魚丸捂入口中,一下子語塞了。

是的!我怎麼從未認真回顧這十年過去的光景,是甜是苦?何謂得?何謂失?

一個詩社一個網站成立之後,可以在短短的時間得到海外學者、華文文學團體認識和肯定。同時更獲得這些華文文學團體以尋聲詩社名義邀請我們出席各項詩壇盛事,如國際詩人筆會、亞細安文藝營等。這是我當初意料之外的,算是得吧。

我當年創社的主要目的是栽培越華愛好華文創作的年青人。幾年下來,我相信自己已達到這個預設的指標。作為他們的詩長,能夠看到他們寫作日趨進步,心裡那份滿足感很難用筆墨去形容。只是鳥兒長大,硬了的翅膀總要飛,很遺憾,人隨著歲月成長,部份年青人跟我走的道路、步伐再不整齊一致,大家完全是背道而馳,愈行愈遠。繼後同仁間更因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引發爭議而嚴重到要離開尋聲這個大家庭。雖然只是寥寥幾位,且事過已久,唯我每次想起既無奈而心裡依然隱隱作痛,對於我來說,或者這是失吧。

詩本是美好的,詩人也該是,既然彼此不能在詩的信任中交心,何不讓大家活得灑脫一些快樂一些?記得我曾有一首小詩《煙花有時難以倒數》寫過:慶典的夜空/璀璨過後/終也回歸沉寂。

回歸沉寂未嘗不也是一個最佳的解決方法。

有時候我會懷疑某些歡樂佳節其真實的意義,過節時只會讓人更感寂寥孤單而已。如思故鄉念親恩的中秋絕非獨泡一壺濃茶遠眺圓月或啖塊甜餅手掀一頁唐詩夜讀輕易將鄉愁親情全然消褪,對我來說,無異徒添一付煩躁不安的神情交給愛妻,連累善體人意的愛妻多番對我語重心長的開解,更經常取笑我是個不重視紅顏只重視知己的人,妻希望我別再自囿於過去那些春秋歲月的回憶。我倒有這種感覺,暗忖是否人過中年,對一花一草一事一物一語一句自己看得特別有種敏感的心態?

炎炎盛夏的六月時節,我們開開心心張臂迎來尋聲十周年的大喜日子。難怪這幾天我漫步家居樓下的園子,一棵棵蔥鬱的大樹,一簇簇的綠葉紅花,風吹過來樂得蟬鳴鳥叫,真令我有心曠神怡的感覺,是啊!原來尋聲今天已踏入人事幾番新的十年。

特別的日子還是有衷心的一番話要跟各位同仁說的:感謝復感謝!十年來我們既然有緣堅持相同的目標、理念而走在一起,別怨夜寂闌珊,只要天涯有夢,我們定能愜意甜睡。假設日後遭遇到更多更大的不如意,就讓我們考驗,讓我們挑戰吧。有你們同在,這份惜緣之心,不需你們說,我懂的。

*冬夢:尋聲詩社社長、網站站長

冬夢●尋聲十周年十行詩

今早的陽光
從窗臺
一路沿著牆壁掛上那叢萬壽竹
同樣享受我定時澆水
恰好的溫度
或者純粹讓我知道
此刻的時間
早早停留在那杯氤氳熱氣的茶
我呷上一口這感覺
叫暖


陳銘華●給尋聲十年  

一擺一設
空間竟就十年了麼
詩藏在時間裡飛快地發酵
讓生活的香醇慢慢滲透出來


*陳銘華,詩人:美國《新大陸》詩雙月刊主編

野曼●祝尋聲詩社越辦越輝煌

祝尋聲詩社創辦十周年,越辦越輝煌!



*野曼,詩人:國際詩人筆會創會主席

李憶莙●越南尋聲詩社創立十周年誌慶

一群異業同好的人在湄公河畔結社,為有源頭活水來。詩歌傳承,詩韻悠悠。
世界如此廣博,最珍貴的是生命的激情。而最吸引人的是詩人的精神世界;他們的魅力散發在詩情裡,詩情即詩人的思想和激情。
謹此祝願:
浩浩蕩蕩河之水,詩情競發詩意濃!


*李憶莙:大馬華文作協副會長

曾偉強●十歲的孩子

不經意已十個年頭
十歲的孩子
長得那麼高
那麼秀
今天的孩子不似舊時
每個都那麼聰敏
特別是這一個
布被十年的養分
尋行數墨玉振金聲
塗抹詩書吟詠社家
好個少年頭
尚有多少個春
多少個秋
在後頭

楊永可●祝賀尋聲詩社成立十周年

(一)
韶光一秩樂耘耕,健步甜尋錦繡聲。
網絡宏開天地闊,詩情沃出萬花明。

(二)
圖文並茂美横流,心筆刪除忙裏愁。
耒綠滄桑春浩蕩,奇葩新蕾開不休。

(三)

鼠標奕奕捲花潮,大溢芳馨濯寂寥。
不懈年年傾汗血,精耕細作播春饒。

(四)
力求簡蓄鏟陳言,細琢精雕俊句繁。
哪得文華如瀑瀉?民心憂樂是泉源。


楊永超●高陽台‧賀尋聲詩社十周年慶

國粹弘揚,賡唐續宋,戳力繼往開來。十載耕耘,
騷壇滔湧群才。雕龍琢玉蕃佳作,菁華築錦成堆。
更難忘,吟友牽泉,浣濯心埃。
 
風流人物今朝盛,喜駿賢彩筆,精繪鴻裁。詩社尋聲,
圖文並茂登台。八方墨客傾豪興,真知灼見敞高懷。
盼春霖,濡遍千枝,怒放蘭梅。


吳懷楚●賀尋聲詩社十周年慶《首尾吟》             

(一)
十載尋聲屈指間  詞香盞賀客居閒
詩心幻夢蓬萊境  十載尋聲屈指間

(二)
十載尋聲屈指間  詩詞答唱翠春山
今宵月對臨窗倚  十載尋聲屈指間

(三)
十載尋聲屈指間  交流學步筆從艱
回眸歲月輕輕數  十載尋聲屈指間

樸魯●賀尋聲詩社十周年慶

句覓章  吟風吹滾十年秀
清音亮  詠雅掀開萬載春

雅結詩盟  文筆縱橫千里亮
優繞韻客  藝林唱詠十年情

樸魯●賀尋聲詩社十週年慶

章摘雅納文篇  聲氣飄揚達嶺巔
句放吟音逸逸 壇結彩韻娟娟
方騷客春犁筆  運風華金石鐫
盛墨痕傳宇宙  歌嘹亮逐風旋

樸魯●賀尋聲詩社十周年慶

一步
一步
不怕崎嶇
艱辛攀越
闢開一條道路

一滴
一滴
流下汗水
灌輸園地
開滿芳芬花朵

一頁
一頁
重重叠叠
灑滿墨汁
散發詩卷清香

一年
一年
循環不息
歳月累積
十年成長輝煌

陳美翎●尋聲詩社十周年誌慶

憑君堅毅善求精,羅馬誠非一日成;
十載勤耕今已獲,文豪統一共尋聲。


◇韻從《詩韻新編》

平明●賀尋聲十年

《尋聲》十年
意義超越時間
你像晝夜奔騰的小河
不斷向前

多少條小溪匯入
才有了今天
我也如同雨滴
在一個不經意的夜晚
從星空中
墜入裡面
感受著奔流的生活
也流經過寧靜的淺灘
奔流時
裹加著泥沙
渾濁的河水擋住視線
寧靜時
清澈見底
明鏡般的水灣映照頭上的藍天
有激情的訴說
有坦誠的陳言
有含淚的悲怨
有牽腸的掛念
組成了一章又一章
美妙的詩篇

《尋聲》十年
永不間斷
像晝夜奔騰的河水
向前 向前!


冬夢兄:
慶賀詩社十年歷程。這是您和您的同仁辛勤澆灌的碩果,在您們的努力下詩社定能吸引更多人的關注和支持。
弟:平明
2014/5/8 (星期四) 下午 03:21


農樂●千里雲詩路

——萬里遙賀尋聲詩社十周年誌慶

左腳剛踢落一輪
顛倒的炎日
從前古刹的窄門踏出
右腳
卻跨進一檻較一檻高的雄殿
取經…

路千里星雲月
高低山阿上上下下
而求索
矇矓詩修遠的里程碑

詩路柳暗
霧霾鎖來徑
路漫漫了花明的一村
霧雨雰圍  
禪詩登大雅之堂
在眼前或何方?


後記:吾寫新舊詩多時,甚感前路柳暗,不明。
喟嘆之餘,即賦斯詩與文友詩家共勉!

鍾靈●尋聲十周年

十年
怎麼就說是一瞬間
尋聲網頁翻開
細細點數
發掘了多少靈感
創作了幾許繆斯

十年
怎能就說是一晃眼
尋聲詩社回望
步步走來
變遷了多少人事
老去了幾許容顏
 
十年
歲月交替的轉
祝願尋聲詩社
迎向前方
再創經典亮麗的
十年



巧緣●十載共尋聲


十載共尋聲
字裡行間詠詩情
點滴聚結成

翰墨邀共鳴
悲歡離合同呼應
網絡闢幽徑




從那段飄飄何所似的滄桑歲月, 異國天涯一路走過來,慶幸有尋聲與我為伴。每當埋首來自五湖四海的絢麗詩章時,蓽路藍縷,浮生營役全拋諸腦後。於芸芸生花妙筆之下,有時像回航驛旅般隨作者重訪懸念的事與物,歲月未因遺忘而空白;有時又實實在在正視眼前嶄新一切,使得面對生命旅程中一番努力奮鬥,頓然滿懷謙卑。
曾經有人說過,生命的內涵就像一疊文件,只有自已才能填寫悲歡歲月. 如果不動筆的話,永遠是一片空白.

謹此以誌尋聲十周年。

站長您好
尋聲十周年,您勞苦功高,可喜可賀。願
尋聲再接再勵

巧緣2014/5/9 (星期五) 下午 10:02


嵐月風●熱烈祝賀尋聲創社十周年


(一)
挨過風霜
渡了滄桑歲月
於人海險灘
吐蕾   艷光四射
壓倒七情  六慾
待今天
回眸凝視西洋的
風花雪月
瀟灑地一笑

(二)
十周年,年年出寶
傳百歲,歲歲納玉


王婉娜●尋聲樹

尋聲樹很奇妙,有美國的大桔子,法國的葡萄,越南的酸子,馬來西亞的紅毛丹。。。。

把一束紅彤彤的鳳凰花,懸掛在酸甜苦辣,果子纍纍的文字樹上。

願它快樂成長!願它十歲生辰充滿陽光。

同時感謝冬夢園長的十載勞苦!


王婉娜2014/5/15 (星期四) 上午 11:23
冬夢,祝尋聲快樂成長!


故人●盼十年

——祝賀尋聲十歲生辰
                 
第一個十年
智慧與汗水結合
灌溉了
這一爿沃土
沁透花和果的馨香

再盼一個十年
豐收的季節
一串串心血結晶
是你要尋找
我想聽聞的    呼聲


故人●尋聲十周年社慶賦吟
               
翠圃風輕漫步過,花香鳥語綠婆娑;
桃紅李白薔薇俏,喜聽鶯兒婉轉歌。


故人●疊句新詞《聲聲急》
              
尋尋,覓覓。反反覆覆,歡歡喜喜朝朝夕夕!
聲聲,串串。婉婉轉轉,開開心心歲歲年年!


曾憲智●尋聲詩社成立十周年誌慶

友共賡新舊韻;
惜時更愛宋唐


李國七●十年

——緣起尋聲

開始時只是偶爾投稿尋聲,當時,自己投稿的文體、欄目非常多,國內、國外…除了投稿,還認識一班小兄弟,他們口口聲聲強調我的中文可以,不過,本土化的程度不夠,不知道從哪兒找來一大堆文章,叫我刪改、改動。套用他們的話來說:“哥,就用您的筆調、語氣來闡述他們的題材,過程中,可以逐漸同化、本土化。”剛好遇上事業的低落期,閑也閑著,就從了他們的提議。

從陌生到熟悉,又在中國大陸這個不管幹嘛都講究快、效率與回報的地方,他們肯這麼出力又騰出時間,實在很難得。這班小兄弟這麼對我,老實說,我非常感動。

後來,他們說我的知名度在中國還沒打開,需要灌水、推廣,我當時開始忙碌起來,萬萬不能承接他們的好意,他們又自我推薦在一些社交網路開欄目,幫忙我維護,就連文章,也幫忙貼上去。這種關懷與關心,簡直就像一群幕後籌劃者,從一個人寫稿、發稿,逐漸組建一個團隊,走向專業化運作,因為寫稿沒有錢賺,應該不會涉及什麼法律問題,我也隨他們折騰去。

再後來,不止在網路上幫忙我貼稿,還幫忙用電子郵件投稿,他們開始做的時候,我並不知道,我相信,若不是後來電子郵件被盜,朋友們連續收到我流落西班牙、義大利,遺失手機、護照等的郵件,我也不會在意。郵箱密碼被盜用,也算敲響我的無疆領域的警鐘。我除了換一個私人郵件,還頻繁的更換密碼,而且,也把小兄弟們從自己的私人空間趕出去。過程中,遺失了不少以前投稿用的郵寄地址。留下來的,就只剩下了尋聲。這個過程,應該有十年了,對,恰恰就快十年了。

十年是什麼概念呢?小學一年級到中學的歷程、里程?中學到大學畢業的過程?這十年當中,從偶爾投稿尋聲,和尋聲同仁只通過投稿聯繫,逐漸演變成通過通話,除了投稿以外,偶爾還發發電子郵件關心彼此的行為。獨獨找得到尋聲的電子郵件,是冥冥之中的宿命還是緣分呢?

緣來珍惜,緣去揮手,一直以來是我奉信的原則。既然與尋聲有緣相遇、相聚,就得惜緣。何況,尋聲家族的心水與婉冰,我還把他當我文友中的兄嫂。有熟人的地方,就有了家的感覺。後來,又陸陸續續通過文字認識了冬夢、李偉賢、小寒等。

冬夢後來通了電話,從文字轉向語音,我相信是更進一步了。李偉賢、小寒等,以及更多的尋聲家族成員,我還希望有一天可以到越南時見面。究竟,越南與越華,一直都是我嚮往的、想更進一步認識的地方與族群。我當然自我詢問過真正的理由,想來想去想不通,惟有總結是因為喜歡越南美食,比如Pho,喜歡越南香料,比如九層塔、paddy herbs等。真正的理由,深藏在一個遙遠到就連我自己也去不了的偏遠角落。或者,只能等到有一天自己閑了下來,找到贊助商或人,可以好好的認識那些人與那個土地,無論是虛擬樂土上的文人墨客,還是走入現實生活的、活生生被生活折騰的人,這個答案,才會水落石出。

不過,從偶爾投稿,轉向勢必並且頻繁投稿,我對尋聲的依賴性,是從輕微,走向深層了。緣起,我只能希望,不滅。永遠不滅。

李國七●尋聲十年

---是紀念,也是審思

先是分散散落四海的微弱聲音
在那些循著星光遊走
探尋同類的陰冷夜晚
過去的已成記憶長牆永不褪色的圖騰印記
未來的未知是同類堅持粉刷的胎衣地圖
沿途遇見的同類一個一個站出來
呼吸血脈裡幾乎輕不可聞的遺傳因數氣息
從散開的角落出發
奔往雷同的方向
是險峻兇險的山巒還是平坦安全的平原
是考驗的洶濤海洋還是平靜如止水的緩流河床
繼續俯視自己的倒影
隱約看到同類的倒影
以文的詩歌散文小說以旋律的樂曲與歌謠寫出來
詞彙不夠用寫不出來的
就喊或高唱出來
在雜草叢生的潮濕河谷
在水泥鋼筋往上滋長向周圍延伸的都城
在光亮的在陰暗的在寬敞的在狹窄的角落
養殖一群飛魚瀟灑在大西洋的
還是萎縮在城市角落乞討一點生存空間的
同類們繼續尋聲也開始開聲發聲
已經十年,還有很多十年
隨著文明的文化進程
生生不息,繁衍生息
複製一個又一個十年


潘宙●十年

十年,往往被視為一個里程碑,不管個人或團體,十周年的紀念活動總是比九周年或十一周年都來得隆重,之所以這樣,只不過因為我們人類兩隻手上剛好長了十根指頭,要是我們像迪士尼的卡通人物那樣每隻手只有四個指頭,那時說不定八周年(以及其倍數)才是必須大事慶祝的里程碑了。

剛好數完兩隻手上的指頭數目,十年因此自然被視為一個階段的完成,是可以暫時停下來歇一歇,同時回顧、檢討、反省,期間也免不了生出無限感慨。在古詩詞中凡是出現「十年」這個時間量詞,總是不勝感慨系之:「浮雲一別後,流水十年間」、「十年離亂後,長大一相逢」、「已忍伶聘十年事,強移棲息一枝安」、「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我最喜歡的是這一句:「江湖夜雨十年燈」,七個字之中沒一個動詞,似乎是靜態的描述,將幾個意象並列出來:江湖、夜、雨、燈,便自然構成一種氛圍,這幾個字詞好像都是同一個色調,或深或淺的灰色,和上一句「桃李春風一杯酒」的濃豔繽紛又形成強烈的對比。但在這深淺不同的灰色之間加進了一個「十年」,雖然仍不是動詞,整個句子卻出現了時間的深度,江湖夜雨一下子流動起來,不再是純靜態的景物了。

而不管個人還是團體,十年算來還是太短,必須累積夠多的十年,才能看出不同階段之間的起伏變化、興衰消長。我自己在人生的旅途上越過了四個十年之後,回頭一看,才發現這半生的經歷差不多也以十年為一個階段來劃分──當然不必一定是三千六百幾十天那樣的準確;但往往在第九年和第十年之間就會出現明顯的變化,即使當時並不覺得,隔一段時日再看,就會清晰如一圈圈的年輪,每個十年的顏色深淺各不相同。

其中第一個十年和第二個十年之間的變化最巨大、最強烈、也最具戲劇性,一場戰爭的結束,把我從安穩舒適的童年一下子跳接到一日數驚的倉皇不寧青春期,兩個十年的對比,又豈止是「桃李春風」和「江湖夜雨」而已?

第二個十年結束時,我們搬出了堤岸的老家,也開始了第三個十年的一連串遷徙,在這個十年中,我足足搬了七次家,包括跨越半個地球從越南到加拿大的移民旅程,──我長這麼大,一共也只搬了七次家而已,全都集中在這第三個十年裏面了。在這個階段中,我也開始闖蕩文學的江湖,寫了一些今日看來不值一笑的文章。

第七次搬家之後的十年,是最平靜的一個階段,在這段時間裡我彷彿進入冬眠期,文章寫得少,後來甚至完全停筆,直到很多年後我偶爾又寫了一篇散文,投到報上刊出來,自己看著好像也還不錯,才又慢慢重新寫起來。這久休復出的一篇文章刊登的時候,距離上一次搬家正好又是十年。當時我還不知道:一個名為「尋聲」的詩社也在同一年成立,並將會和我在寫作的路上相遇。

每個人的際遇不同,不一定都能以十年來劃分,納博科夫的一生就以十九年為一個週期:十九歲之前在俄國,十九歲到三十八歲在歐陸,之後去美國寫成《羅麗塔》,五十七歲後又回到歐洲,在瑞士度過最後一個十九年。

十年也好,十九年也好,第一個階段通常是比較沉寂的,是種子仍埋在泥土中,是烏蠋悄悄地吃掉一片又一片葉子,要等到下一個或更下一個週期,才能看到鮮花綻放、蝴蝶破繭而出的神奇奪目景象。第一個十年,只是為未來更多的十年做準備。

「尋聲詩社」的第一個十年,也是為未來更多的十年打基礎、做準備吧。無論將來的發展如何,這第一個十年之中有一件事是不容忽略的:社長冬夢對這個詩社的貢獻。冬夢久居香港,卻念念不忘越南,對越華年輕的文學愛好者不遺餘力的栽培、鼓勵,每每令我們同樣來自越南、也同樣從事寫作的人汗顏。尋聲成立至今,冬夢已為越華文壇播下不少種子,雖然未必每一顆種子都能長成茁壯的大樹,但這種無私的付出,對越華文學界的發展必定有正面的影響,且讓我們在未來更多的十年裡拭目以待。

回應
看了冬夢哥的天涯有夢,十年回首,幾許唏噓!如果沒有冬夢哥的堅持,很難想像,尋聲將何去何從?希望我們繼而攜手,走更長的路,在下一個十年,再創輝煌!

謝謝您!冬夢哥!
留言 : 李偉賢, 14-Jun-19, 15:59:27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